雨辰文学

首页 时间终点
字:
关灯 护眼

第22章 给你的

        初秋的天亮的稍晚,基本六点才能看到微亮的天空。

        白秋灵起来的时候已经八点了,这一觉白秋灵睡的异常安稳,她睁开惺忪的桃花眸子,看到是白色的天花板,窗户外面已经阳光高照了。她拉掉被子,然后迅速的打了两个哈欠。嗯,没有喷嚏,也没有头昏,看来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很好的,如果昨晚没有吃感冒药的话。

        推开门出去,白秋灵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客厅里面安安静静的,安婉应该已经上学去了,桌子上摆着昨天买的感冒药,安雨朔留下的鸡蛋饼,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纸。

        白秋灵走到桌前拿起那张纸,定睛看了看,《后来》。这首歌应该是安雨朔写的,毕竟这个家里也没有别人。白秋灵并不认为这会改变今天这命定的结局,但她还是认真看下去,这是他的一片心意。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白秋灵早已红了眼眶,桃花眸子弥漫着水雾,这一段哼唱,跟她自己的旋律。不仅仅是因为这首歌是她目前救命的唯一希望,更是体会到失去之后的无奈与后悔。这首歌写的是爱情,不过情感是共通的,她想念母亲了,后悔自己长大的太晚,后悔自己不会表达爱意,后悔自己没有对母亲好点。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咔。

        从云溪小学回来的安雨朔打开门走了进来,“早!桌上的歌看了吗?给你的。”说着换好拖鞋。却没有听见回音,他看向戳在餐桌旁的白秋灵,眼睛有些红肿,桌面上的早饭还在。“你咋了?又被欺负了?”

        白秋灵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拽了回来,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却还傲娇地撇了撇嘴,“雨女无瓜!”

        “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

        “只是还不错?”

        “很好行了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就对了。”安雨朔满意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刷着新闻,“赶紧吃饭,吃完了今天就把歌录了。今天不是最后一天吗?”

        白秋灵还是没有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能给我唱一遍副歌吗?”

        “哦,行。”说着,他放下手机,唱了起来,“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我不想再错过了,所以,我喜欢你,我们结婚吧!”白秋灵直视着安雨朔的眼睛,坚定地说道。

        这突然的表白弄得安雨朔不知所措,“你认真的?”

        “认真的。”

        “想好了?”

        “想好了。”

        “那恭喜了,我也正好喜欢你。”说着给了白秋灵一个大大的拥抱。感受着怀里的柔软,安雨朔不由得感慨万千,最近的经历太过戏剧化,他一直感觉活在梦里——被前女友甩了却在小天后演唱会上出名;自己租的房子是小天后的;朝夕相处的日子让他感觉自己已经慢慢喜欢上了白秋灵。他一直不敢正视这段感情,因为现在的他,真的没有资格站在白秋灵身旁。还好,是双向奔赴,于是他坦然地接受了白秋灵的告白。他会拼尽一切使自己配得上这么优秀的她。

        安雨朔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进而又向下开始试探,印上她柔软的樱唇。白秋灵紧闭着双眼,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纤白的小手有些无所适从,下意识地揪住了安雨朔的衣角,大脑此时一片空白,僵硬地迎合着。

        微笑着松开她的唇,近距离欣赏着女孩微微抖动的纤长睫毛。那张清秀美丽的俏脸已经通红一片,耳垂鲜红的像血滴子,浅粉色的樱唇宛如玫瑰花汁般娇艳欲滴。安雨朔刮了下白秋灵高挺的鼻尖,“该去录音了。”

        “哦?哦。”

        “我们还不能公开。”

        “啊?为什么?”白秋灵惊讶地抬起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

        “你现在还面临雪藏,处于事业低谷,如果你现在公布恋情,舆论对你的影响会非常大。”

        “我不管,我想说!”

        “听话,乖~”

        白秋灵撇了撇嘴,却没再反驳。

        ******

        另一边,张博栋正在收拾行李离开江城,他在这边陪了妻子两个月,该去工作了。临出发时再次接到一个电话,是曲珊珊打来的,应该是从媳妇那边要到的手机号。

        他本以为曲珊珊是来表示感谢的,让张博栋略显意外的是,当曲珊珊知道这首歌的灵感是来源于白秋灵的时候,情绪有些低落,就像在为白秋灵感觉惋惜,再次表示对张博栋深深的感谢,还表示愿意把歌曲还给白秋灵,费用不变她自己出,虽然公司并没有同意就是了。

        “当红二线,八面玲珑,真是难为她了。”挂断电话,张博栋感叹道。张博栋绝不会认为曲珊珊会让歌,毕竟这件事通过公司就可以,没必要和他说,这只是给他留下一个好的印象。社会上的人谁没有点面具呢?张博栋不禁为白秋灵感到惋惜可怜,但凡白秋灵能有曲珊珊一半会来事,就不会面临公司的打压。他是很想帮她,可他更加现实。这都是命数。

        光宇娱乐的艺人休息厅,坐在沙发上的曲珊珊挂了电话,对助理说:“发个微薄,表示对白秋灵提供思路的感谢,也欢迎大家多多支持新专辑。”

        “啊?为什么要感谢白秋灵?”助理是知道曲珊珊一直看不惯白秋灵,偷偷下过不少绊子,这次的对赌协议就是她提供的思路。

        “白秋灵粉丝基础大,没必要得罪大众,还能借白秋灵的名气和热度为新专辑宣传,何乐而不为呢?”

        “哦。”助理半懂不懂地点了点头。

        ——————————

        作者说:

        《后来》,作词:施人诚,作曲:玉城千春,原唱:刘若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