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时间终点
字:
关灯 护眼

第10章 你是我的舅妈吗?

        “白姐姐!”安婉乖巧的钻进白秋灵怀里。

        “因为某些情况,白秋灵会和咱们住一段时间,这件事不要和别人说哦。”

        “啊?白姐姐是我的舅妈吗?”安婉狡黠地眯着眼睛在两人身上来回扫着。

        “别乱说”,安雨朔刮了一下安婉的小脑袋,“快去学习去,别打扰人家。”

        “哦。”安婉不情不愿地回了次卧,一步一回头的。

        “小孩子,我尽量不让她打扰到你。”

        “没事,我很喜欢她,不用管她。”白秋灵很喜欢小孩子,看着安婉就想起自己小时候,不由得升起一种母爱的光辉。

        “还没吃晚饭吧,我去做。”

        “不用做我的,我不饿”,说着便站起身,又补充道,“别去卫生间。”。

        ******

        两天没洗澡了,再加上拖运食物,白秋灵早就受不了,酒精还好,云南白药,还有汗味,受不了。进了卫生间,把卫生间能上的锁全部都上的死死的,她才缓缓的褪下身上的衣服,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仔仔细细清理了一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打开一条门缝确定没有人,才匆匆溜进主卧清洗伤口。

        白秋灵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是觉得有些尴尬和不习惯。不想此时电话铃响了。“秋灵姐!”电话接通后,顾琴开心地喊道,“我现在被安排到后勤工作啦,工作还可以,但还是没有跟在你身边好。”

        “后勤啊”,白秋灵有点愧疚,应该是被连带了,一个助理被安排打杂真的有点屈才了,“委屈你了。”

        “不委屈不委屈,我在等秋灵姐回来!”顾琴并没有觉得什么,她真委屈了可以辞职,她的合同是普通的员工合同,但她相信白秋灵一定会回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秋灵姐现在在哪里呀?”

        “江城。”

        “江城啊,秋灵姐回去看看也好。”

        “嗯。”白秋灵母亲名夏萱,是江城人。母亲去了之后白秋灵带她魂归故土。

        “可惜秋灵姐你买的那个公寓次卧已经出租了,那人还是男生,不然你可以去公寓住呢,我没出租主卧哦,我知道你不会喜欢别人弄乱你的摆设。”顾琴看她没接话,自顾自的接着说道,“秋灵姐我跟你说,张博栋你还记得吗?”

        “记得,他怎么了?”张博栋,著名词曲人,在一线的人气很旺,听说这次被抢歌就是张博栋的。

        “我今天听到后勤部的同事说,公司又准备找他帮曲桃雨约一首专属歌曲!”顾琴愤愤不平道,“曲珊珊还说你可怜,她就是猫哭耗子,今天还以增进友谊为名聚餐,明明就是炫耀,王经理今天还用你的微博,帮曲珊珊宣传!太可恶了!”

        顾琴说完又泄了气,“唉,倒霉。不过我听说张先生现在就在江城,我想说我们可以自己联系张先生,让他写一首歌,这事儿说不定能成,毕竟秋灵姐的嗓子吊打曲珊珊!”

        张先生在江城吗,白秋灵心中升起一丝希望,或许真的可以试试——都是交易,公司挪用歌曲怪不得人家。“电话威信发我。”

        “好哒!”顾琴赶紧发过来一串电话。

        “好好好,知道了,该吃饭了。”经不起顾琴的唠叨,白秋灵匆匆挂了电话。

        ******

        外面天色已经泛黑,小区楼下的路灯已经亮了。白秋灵吹干头发坐在床边:她还想出去大采购一些,她是来写歌的,不是度假的,更何况谁这样度假?可惜已经晚了,她琢磨着明天再去。

        开门走出去,安

        (本章未完,请翻页)

        雨朔正在厨房忙着自己做饭。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不禁感叹到现在会做饭的男人真的很少,不是女人做就是点外卖,至少她只见过这一个,虽然也只看到过他做饭。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餐桌旁等着,早已忘记自己说过不吃晚饭的话——咳咳,减肥从明天开始也是可以的。

        “开饭啦!”安雨朔喊了一句。

        打开门,安婉直接来了个猪突猛进,一把钻进餐桌里。小姑娘扎着双麻花辫,身上换了一套小猫睡衣,小圆脸白里透红,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好像在说话,可爱的样子很是让人怜惜。白秋灵直接被萌化了,突然有一种套麻袋的冲动。

        安雨朔端着热气腾腾地面条出来,给两人盛上。晚上是番茄浓汤面,谈不上丰盛,但卖相很好。餐桌上,三人呈斜角而坐,特意隔开了距离。安婉叽叽喳喳地和白秋灵聊着,白秋灵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团子。安雨朔见状没再拦着,吃着自己的面条。

        白秋灵看着还冒着热气的面条,夹起来吹了几下,直接嗦了进去。白秋灵的眼睛一下子就亮堂堂的了,再小心的喝了一口汤,甜而不腻,淡淡的辣味刚好弥补了酸甜的不足。她真的不饿,不信你看那空空如也的碗!

        满意的伸了个懒腰,“真好吃,想不到你煮面怎么好吃啊?”

        安雨朔瞥了一眼白秋灵,“我做饭哪有不好吃的。”

        “那以后的饭都你做了!”

        “哎不是,咱不是这么说得诶!”

        白秋灵撇了撇嘴,没理他,转头回了主卧。

        安雨朔摇了摇头,望着阳台外的夜色。夜晚很静,弯月吊在黑色的幕布上,星星坠在漫天的银河里,银杏晃着脑袋甩去一天的烦恼,街边的路灯恪尽职守地守护着来往的行人。

        一切,真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