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九尾白猫与少年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章 来不及归还的兰花

        当昨夜的空气中的水雾,凝聚成露珠挂在医院窗台上的那盆兰花上面时。病床上那位久病缠身的少年,终于还是没有见到晨曦的第一缕阳光,而撒手人寰了。

        而那盆窗台上的兰花,此刻正生机勃勃的迎着骄阳,盛开着。那少年还来不及将那盆兰花,还给它真正的主人,便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少年从自己的身体内出来,一脸失落的看着已经停止呼吸的自己的身体时,不知有何感触。而那窗台上的那盆兰花又该怎么样还给它的真正的主人了?

        而这时一只雪白的猫咪,高傲的翘着它那白色的尾巴,从少年的窗下走了过去…

        老白!你又跑的哪里去了?吃鱼罐罐了!张书灵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又发现老白不见了。虽然老白不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猫咪,是修行千年的九尾白猫,有一定的法力修为。但是在人世间,也不能轻易显露出人相,以及使用法术。若是被别人发现,老白的真实身份,恐怕要被送往研究所,研究老白…

        张书灵正在担忧着老白时,而老白却大摇大摆的从门口处进来了,老白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的走向着自己的猫碗,里面正是张书灵给老白放入的鱼肉罐头,老白不客气的大快朵颐着。

        而当老白大摇大摆的回家,吃着张书灵为老白准备的美味罐头时。一个身穿病号服脸色苍白的少年,也跟着老白的身后慢慢的进来了。

        那少年非常有礼貌的微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是它带我来的,说你可以帮我的吗?说完便望了一眼干饭的老白。

        你是?老白!你又给我招什么人回来了?张书灵看着眼前陌生的少年,微微发怒的看向在一边大口大口享用美食的老白道。

        怎么?你看不出来他是一个鬼魂吗?呜…老白边吃着美味的鱼肉罐头,边说着。

        你…你又给我找事!张书灵微微愤怒的瞪了一眼老白说道。

        是…是不是,很麻烦你啊?那少年看着有点发怒的张书灵说道。

        不是…怎么会?你坐下说吧!老白说你有事要我帮忙,是何事了?张书灵意识到眼前的少年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死去之人的灵魂之时。即刻进入到阴使的角色当中,招呼那少年坐下,有事慢慢说。可内心却暗自抱怨道:这个老白!就会给我找事,可是人家都找上门了,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啊!只能先看看那少年有何事要我帮忙了!

        谢谢你!那少年礼貌的微微一笑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感谢的说道。

        我…的名字叫孙雨哲,我…今天早上已经…死去了!本来我应该去地府报道的,可是我有一件事情还没有完成,所以还不能前往地府。就在这个时候,它从我的窗下走过,它看的见我。带我来到了这里,说你可以帮我完成,我还没有完成的心愿…那少年看着一旁吃饱喝足,呼呼大睡的老白道。

        那…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了?张书灵疑惑的问道。

        其实…是关于一盆兰花的事,我答应了那盆兰花的主人,将兰花救活之后,再还给她的。可是…我好不容易将兰花救活之后,却因为病情加重而死去了,那盆兰花…

        所以…你想让我将那盆兰花交给它真正的主人吗?张书灵突然接着那少年的话说道。

        是的!那少年微微一笑的继续说道:我从小因为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一直都很少出门,医院便就是我的家,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可以一起谈天说地的朋友。可是在一个月之前,我遇见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因为家里重男轻女,高中没有毕业便就辍学出来打工补贴家用了。她本来是在一家餐厅上班的,可是他老板见她年轻漂亮,便想在酒后欺负她,她不愿意,拼死反抗,用啤酒瓶将她老板的头给打破了,她自己也被老板打的鼻青脸肿的进了医院,而这个时候,她的一位朋友来看她,为了让她开心就送了一盆兰花给她。因为她的名字就叫阿兰。

        可是她不懂的怎么养育兰花,那盆兰花很快就要枯萎。我见此情景,便向她要了那盆兰花,答应她,将兰花救活过后便还给她。她本来不愿意,可是看着那盆即将死去的兰花,也只有无可奈何的答应了…我们也因为那盆兰花成为了好朋友。很快她的伤便好了,就出院了。我说她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怎么这么快就要出院!而她却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对我说:我和你这样养尊处优的少爷不同,我不出院,出去打工赚钱,我怎么活下去了…

        就那一别之后,我在也没有见过她。可是她是我在医院唯一可以倾述的朋友,我答应了她,要将那盆兰花救活还给她。可是我好不容易将那盆兰花救活之后,自己却….那少年欲言又止的说道。

        依你所言!那叫阿兰出院之后,没有来医院见过你,也没有与你联系。恐怕那盆兰花之事,也忘记了吧!张书灵分析的说道。

        不可能的!她一定不会忘记与我的约定的!她只是打工赚钱太忙了而已!她一定记得的!那少年听闻张书灵此言之后,大声的激动着说道。

        好!好!你不要激动吗?那你知道那叫阿兰的姑娘家住在哪里吗?我与你去医院取回那盆兰花,再还给她就是了!张书灵看着眼前激动不已的少年,安慰着询问道。

        她曾告诉过我,她家大概住在那儿!那少年向着张书灵说道。

        好!我们即刻去医院取回那盆兰花,还给那叫阿兰的姑娘。老白你去不去?张书灵提议着望着一旁呼呼大睡的老白。而老白双耳只是微微动了一下,并没有任何回应。

        恩…算了吧!我和你两人去就够了!张书灵无奈的看着在一旁呼呼大睡的老白苦笑着说道。

        于是张书灵便和那化作鬼魂的少年,一同前往医院,取回那窗台之上的兰花。幸好医护工作人员并没有将那盆兰花丢弃,张书灵称自己是少年的朋友,拿走了那盆兰花。

        张书灵手捧着那盆盛开的兰花,行走在大街上。穿过了几条小巷子之后,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停下了脚步。敲响了破旧的铁门。

        谁啊!大清早的打扰姑奶奶美梦,昨天晚上姑奶奶加班到十二点,有什么事啊?伴随着铁门“吱呀”一声,一个上身穿着白色体恤,下身短款蓝色牛仔裤的女孩子,打开了房门。

        你谁啊!找谁啊!那女孩大清早被人给打扰了美梦,当即不好气的向着张书灵发作。

        你…好!我是孙雨哲的朋友,你是阿兰吧!孙雨哲叫我帮他将这盆兰花还给你了!张书灵看着面前不好惹的阿兰尴尬的说道。

        什么兰花!什么孙雨哲!我不认识,快走!不然我报警告你扰民!阿兰没好气的说道。

        这…孙雨哲!兰花!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了?他说他答应过你将兰花救活之后还给你,还说认识你这个朋友他很开心。张书灵看着不认孙雨哲的阿兰心急说道。

        哼!我阿兰是个没有文化,没有修养的人,怎么会认识那样的大少爷!那样的大少爷怎么会和我这样的人做朋友,你快走!阿兰下了逐客令并狠狠的将铁门关上了。

        而在铁门内的阿兰,却蹲下来默默的哭泣起来,在一个月之前她差点被老板欺负了,她把老板头打破了,而自己也被老板打的鼻青脸肿的进了医院。在医院她认识了一个叫孙雨哲的人,那个人明明和他差不多一样大,但是他的学识、修养、家庭…都比自己好的太多太多!显得阿兰越发的自卑。可是那个人就像太阳一样,给了阿兰温暖。她从来没有在一个人身上,可以感受到那样的温暖,他主动的和阿兰说话,看着阿兰枯萎的兰花。不忍她的兰花枯萎而死,便提议主动照顾那盆兰花。他们也因为这盆兰花成为了好友。可是他却不知,养育兰花,阿兰其实非常擅长。只不过想借兰花与他成为朋友而已…他还以为阿兰当真不懂照顾兰花。那个人永远是那么善良,那么热情温暖。可自己只不过是阴沟的老鼠而已,怎么能和那样的人成为朋友了。阿兰什么坏事都干过,也嗑过药,堕过胎…自己那样不堪,有什么资格和那样如太阳一般的人成为朋友了,她有自己这样的朋友,岂不是他的耻辱。所以刚刚张书灵拿着那盆兰花还给她时,她才说不认识孙雨哲的,而那盆兰花自己也不好意思拿回,虽然和孙雨哲在医院认识和开心,可是回归现实,她觉得自己不配做他的朋友,因为她自卑。她以为孙雨哲那样的人是不会和她逢场作戏罢了,医院的事就当做了一场梦吧!因此她从医院出院,在也没有去看过孙雨哲,而孙雨哲也应该早就忘记她了,可是没有想到…这倒显得她阿兰无情无义了。

        阿兰!谢谢你!不知从何处传来那个少年的声音。

        阿兰停止了哭泣,站起了身,擦干了双眼的泪水,寻着那熟悉的声音找去。

        只见那叫孙雨哲的少年,缓缓的显出了身影在阿兰面前道:阿兰!我答应过你的,那盆兰花我救活过后还给你,现在我做到了,谢谢你!我唯一的好朋友!我要走了…那少女微笑着向阿兰说完着最后一句话,便化作漫天的绿色萤火虫,围绕在阿兰的身边,然后消失不见了。

        此刻已经是泪流满面的阿兰,哭泣着打开了铁门,看着那漫天的萤火虫消失于自己的眼前。而屋外那盆生机勃勃的兰花犹如孙雨哲的笑脸一般,向她微笑着。

        阿兰哭泣着抱起那盆兰花,眼泪滴落在那兰花的花瓣之上。喃喃自语道:孙雨哲!我的好朋友!谢谢你!

        而在一旁观看着,阿兰抱起她与孙雨哲友谊之兰的,张书灵也微微的笑了笑。

        而他却不知,一个身穿黑衣的人,飞舞着背后的巨大黑色翅膀,盘旋在张书灵的上空,监视着他。

        而在家呼呼大睡的老白突然之间觉察到了什么,双眼发绿的狠狠说道:不速之客,要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