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极品小兵王
字:
关灯 护眼

第7章 百万悬赏

        打麦场。

        众人看到林易神色悲伤地走了回来,便忍不住逗趣哄他开心。

        “我们棉阳村的小英雄,你这是怎么了?”

        “来,给你留了一个香鸡腿,吃!”

        “有什么事就跟大家说嘛,我们全村人都是你的家人,放心大胆地说出来。”

        还是老村长阅历最为丰富,他明白林易是因为家人的事而伤心,问道:“你是想知道,半年前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

        “嗯。”林易期盼地看着村长,心情有些激动。

        只见村长娓娓地道:

        “半年前,蓝尾村的丧彪过来找王大虎,可他喝醉了酒,结果经过你家时,把头往墙上撞了,撞破了头。”

        “第二天,他上门向你妈妈索要五十万医药费赔偿,被拒绝了。他一气之下警告说,如果不赔钱就把你家房子给推平了。”

        听到这里,林易双眼已经冒着丝丝红光,拳头握得很紧。

        “那天你妹妹滑动轮椅走了出来,恰好被丧彪看见了,他立刻改变主意,他要妙儿陪他半年,就可以抵消五十万医药费。”

        “砰”的一声,林易一拳下去,把桌子砸了一个洞。

        老村长见状有些心惊胆战,继续说道:“本来王云秀精神就不好,加上你连续三年都没个信息回来,她的心情更差了。为母则刚,她竟然拿起一把菜刀冲向丧彪…”

        “后来呢,王云秀被检查出精神不正常,然后由你二舅妈掏钱送进了精神病院。”

        林易想起,那时他给二舅妈又寄了一笔钱,没想到用在这里了。

        林易压住愤怒,问道:“那我妹妹呢?”

        “你妹妹妙儿一开始在你二舅妈家住着,后来听于美凤说,她跟一个陌生男人跑了。”

        “当时你二舅妈可生气了,说养了一个白眼狼,吃饱了就跟别人跑,也不通知一声。”

        林易再次听到妙儿跟别人跑了,心情那叫一个难受,这太匪夷所思了。

        他知道,妙儿是个冷静又安静的女孩,不爱出门也从不爱接触外人,又怎么会突然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然后抛开一切顾虑跟着对方离开呢?

        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突然有一个村民插话道:“对了,我之前还在收破烂那里,看到了你妹妹的轮椅呢,没想到被当做废铁给卖了。”

        “什么?!”林易突然暴起,揪起这个村民的衣领,质问道。

        妙儿没有轮椅,她该如何生存?靠那个陌生男人?

        看到林易这么激动,这个村民连忙求饶。林易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只好向对方道歉。

        “那这种情况,我妹妹可以算是失踪了,难道就没有人帮忙报警吗?”

        如果没有人报警,林易对棉阳村的人真的失望透顶了,毕竟他回来还给棉阳村带了这么多好处。

        “报警了,警察也搜遍了整条村,都没发现你妹妹,最后只能当作失踪案处理了。”

        听到这里,林易眼眶泛红怔在原地,突然觉得人生失去了目标,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突然,林易站了起来,把大家给吓了一跳。

        “那他能进村带走我妹妹,我想应该有人见过那位陌生男人,对吗?”

        令林易无奈的是,大家都摇了摇头。

        林易以为大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拿起一沓钱放在桌上,大声道:“只要有人告知我妙儿的下落,甚至告诉我那个陌生男人的信息,我给他十万。”

        “哗…十万元啊。”

        村民们围了上来,眼红地看着这一沓钱,喉咙滚动咽下口水。

        可惜,没有人回应,林易只好加大筹码,“五十万!”

        众人纷纷叹息,为什么当初不多注意一下尤妙儿这位小美女呢?

        “一百万!”

        林易语出惊人,丝毫不把钱当回事。

        有的村民听了后浑身难受,拿起拳头就往胸口砸,一百万啊!我今天竟然和它失之交臂。

        这时,王嘉欣以为林易精神错乱了,上前劝道:“你真的考虑好了吗?这可是一百万呐。”

        林易没有搭理王嘉欣,失望地看着村民们的表现,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领赏。

        既然是陌生男人,他来到棉阳村,又怎么可能没人见过他呢?

        对啊,二舅妈应该见过他的,为什么她却说不认识呢?

        不认识还让他接触妙儿,这个恶女人,林易火冒三丈,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就要去二舅家。

        走到半路,林易的衣角突然被人拉扯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是树根同志。

        王树根,一个从城市打工回来后就一直啃老的男人。他不被城市接纳,回到村里也不被村民认可,属于那种卡在中间的人。

        王树根的脸上胡子拉碴的却不失老实感,把林易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小声问道:“真的给一百万吗?”

        “当然!如果消息是真,那一箱子的一百万都可以给你。”林易激动地说道。

        王树根倒吸一口凉气,咽下垂涎便左看看右看看,很害怕有人看见。

        “你还记得于美凤家后面那间破旧老屋吗?”

        “我每天出去溜达,突然有一天我偷偷看见你二舅王向博,他拿着一碗饭送进那间老屋里。而且此后天天都送,我寻思他到底在里面养了什么吗?”

        “某天晚上我忍不住好奇,特意经过那间老屋,听到里面居然有铁链碰撞的声音,但是也没听到有狗叫啊,难不成是有人在里面?”

        “我本来还想翻窗进去查看的,结果看到了王大虎晚上走了过来,吓得我之后都没敢去那里了。”

        王树根非常害怕王大虎,这人混黑的,还和丧彪称兄道弟,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爆他黑料,自己就惨了。

        “我也不知道你妹妹是否真的在里面,但是我隐约觉得,你妹妹或许就在那里。”

        林易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谢谢你!”

        “放心吧,如果我妹妹真的在那里,那一百万绝对不少给你。”

        “好好好。”王树根比林易心情更加激动,激动得双腿打哆嗦,一百万啊。

        返回的路上,林易的心七上八下,既希望妹妹在里面,却又不害怕她在里面。

        谁又忍心看到,自己的妹妹被囚禁着,用铁链锁着来圈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