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十方三世
字:
关灯 护眼

(破梦)9-45 千玦被扣 陈宫有事

        天魔宗!

        是在某处不知名的崇山峻岭。

        冷灵月跟随魔陀一直往前走着,四处查看着,胆子也是一直提着,都不敢深度呼吸!

        左转头,只见是密林深处,漆黑幽闭,又转头,又见江海湖泊,甚是奇怪!

        再往前走,还见一条特殊的裂缝,是要通往地下的世界。

        站在外头,都已看到里头有大量的红艳不知物,甚是血色一般,令人感到万分窒息。

        此时,洞里头走出了两个长相奇特且狰狞的两妖,见到魔陀之后,并说道:

        “掌门!”

        魔陀听后点了点头,而后将雍步离交给了他们。

        随即,便转过了头,看着冷灵月似乎有些惧怕的样子,便邪笑了一下,说道:

        “怎么?怕了?”

        冷灵月的胆早已被吓破,只是被魔陀这么一问,故作不怕的样子,说道:

        “不就个羊肠小道嘛,有什么可怕!”

        “那就走吧!”

        魔陀说完,并让几人进去了。

        冷灵月见状,再度伸长了脖子,探头望了望。

        突然!

        大叫了一声:

        “啊!不……不要!”

        这么一喊,把魔陀再一次喊了出来!

        他见冷灵月蹲在了原地,双手紧紧抱着双膝,吓得都在哆嗦了。

        于是,便说道:

        “不是不怕吗?”

        “怕死了,我的爹娘也!”

        魔陀听后,便伸手要去拉冷灵月,是要强行拉她进去。

        冷灵月见状,便赶紧挥手,还大喊着:

        “救命呀,救命呀——”

        魔陀见冷灵月这般模样,便说道:

        “别怕,你再仔细看看里头!”

        说完,便一个挥袖,只见一道魔气进入了洞中!

        冷灵月听魔陀这么说,便尝试伸直了脖子,瞥眼看向了洞中!

        这一看!

        果真!

        只见血红色的洞,变得亮堂堂,似乎也不再那么阴森恐怖了。

        魔陀见冷灵月恢复了点样子,便说道:

        “你修炼鬼行术,还怕这等阴气之地?难道你不知道,阴气越重的地方,可令人加倍修炼!”

        冷灵月听后,噘着嘴说道:

        “那是你这里整得太落伍了,跟个原始部落一样,像太史门那样,多高大上档次啊!”

        魔陀听后,还是有些不悦,便说道:

        “你既然喜欢太史门,就回去吧!”

        说完,就往洞里走去了。

        冷灵月见状,便赶紧跟了进去!

        然后说道:

        “我回去是可以,只是你让我把雍大哥带回去,好吗?”

        说的时候,只见洞中的情景已是别有洞天。

        许许多多的钟乳石不均匀排布在蜿蜒各处,在火把的照耀下,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四周还有水流,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从何处去,但听得它的撞击声,很是悦耳!

        魔陀也未回答冷灵月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说道:

        “这里是本座天魔宗的魔窟,是整个天下,距离大菩之境最近的地方,如若你们在此修炼,绝对比在太史门事半功倍!何况,在太史门有等级划分,不足功力者,不得踏入鬼火山渡劫成道,可在本座这里,人人平等,人人皆可修炼成道。”

        冷灵月听后,还是十分不屑,便说道:

        “那是因为异世魔君保护弟子心切,担心弟子因功力不足而走火入魔,影响躯体被魔化!何况渡劫的时候,本身也很危险,还要那幽灵树护体,不是么!”

        “哈哈哈,那本座还是亲自为所有弟子护体,哪个更靠谱!”

        冷灵月听后,竟无言以对,便转移了话题,说道:

        “对了,魔陀啊,我想问下,你跟太史门是不是有什么仇怨啊!”

        “仇?哈哈哈!”

        魔陀大笑完之后,便没有继续说了,而是管自己往里头而去。

        冷灵月见状,甚是奇怪,便追问道:

        “你为何不说啊!”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莫要管!”

        ……

        玉箫阁。

        千玦是马不停蹄地回来了。

        也并未搭理任何师兄师弟,往着各处去寻找太白!

        还在练武场的陈宫见状,还对着她说了一句:

        “小师妹,我有话……”

        可还没说完,千玦已然往前奔走了。

        陈宫见状,便赶紧追了上去。

        一边小跑跟上,一边说道:

        “小师妹,玄天神丹,藏哪里了,知道么?”

        “哪有什么玄天神丹,都是骗人的!我……”

        千玦刚说完,才注意到自己说错话了,便疑惑地看着陈宫,问道:

        “你怎么关心这个了?”

        陈宫见状,赶紧解释道:

        “最近都没听说,所以就随便问问。怎么,你找师父呢?”

        “嗯,师父呢?”

        “他没有回来呢!”

        千玦听后,才想起来,四大长老可能去大牢,要消灭所有天仙宫所有弟子了。

        随即,便赶紧飞往大牢处。

        此时,路猴儿跑了上来,还大喊了一句:

        “师姐,我有事要和你说!”

        “等我回来再说!”

        千玦说着的时候,已然飞向了半空之中。

        陈宫见路猴儿有什么事情隐瞒的样子,感觉是自己的身份被曝光了,于是,便走向了他,问道:

        “你有什么事情要跟你师姐说,怎么不跟我说吗?”

        “我,我,我跟师姐的秘密,干嘛要跟你说!”

        陈宫四处望了望,见周围没有任何弟子的踪迹,便骤变了眼神,还一招擒拿手抓住了路猴儿的脖子,便威胁道:

        “说,你要说什么?”

        这时。

        路猴儿还不觉陈宫会杀了自己,而是认为平时的自己可能诸多顶撞他,所以让他想要伺机报复。

        于是,还大喷口水,说道:

        “我呸,什么玩意儿,仗着自己是大师兄,就可以如此欺负师弟嘛,我等下就去跟师父告状!”

        陈宫听后,便冷冷一笑,说道:

        “恐怕你是没有机会了!”

        说完,便用力一掐!拧断了路猴儿的脖子!

        顿时!

        路猴儿瞪大的眼神,翻了白眼,而后窒息而亡了。

        突然!

        传来了一道声响:

        “路师兄,路师兄,千玦师姐不是来了嘛,你跟她说了嘛,我们一起去天人来……”

        还没说完,只见路猴儿已然死在了大师兄陈宫的手上。

        陈宫也这才明白,路猴儿想要跟千玦说的话,便有些心存内疚!但又见自己的所为被发现了,于是只好再次痛下杀手!

        便一招无影幻化,瞬移到了该弟子的跟前,也是同样的手法,拧断了他的脖子。

        该师弟傻愣愣地都没有任何反应,估计是吓得不行了,站在原地,硬生生地被陈宫弄死了,临死的时候,还说了一句:

        “大师兄,还正打算叫你一起去呢!”

        而后!便断气了。

        陈宫见状,便擦了擦双手,又搓了搓鼻子,而后离开了凶案现场,往着千玦方向飞去。

        飞了一段时间之后!

        总算是追上了千玦!

        只见千玦降落到了大殿,正巧异世魔君也在大殿之外。

        随即,陈宫便藏于了一旁,偷听着二人的对话!

        千玦见到异世魔君正从大殿走出,便鼓了鼓勇气,便说道:

        “伏羲!”

        异世魔君听后,眉头一皱,有些震惊,便转过了身,呵斥道:

        “你莫要再说此等言语,否则莫怪为师收下不留情?”

        “你真的是伏羲,对吗?”

        这下!

        异世魔君果真是要发飙了!

        双手的黑气都已经开始绽放了。

        千玦见状,自知想法准没错了,于是再次说道:

        “你若真能狠心下手,就杀了我,我过来,只想跟你说,你千万别杀那些修真弟子,要不然等你清醒过来,你一定会后悔的!”

        突然!

        异世魔君的精神病又开始犯了,一边的脑袋在说着:

        “杀了她,快点杀了她啊!你已不再是伏羲,你是异世魔君啊!”

        而另一边的脑袋也在说着:

        “不能杀,千万不能杀啊!她可是你挚爱之人啊!”

        就是这两股声音一直在作祟,让异世魔君变得魔不魔,人不人!

        弄得他的双手紧紧抱着捂着脑袋,在咬牙忍痛着。

        千玦见状,赶紧问道:

        “伏羲,你怎么了?”

        说完,还要上前扶着他。

        没曾想,异世魔君大喊了一声,说道:

        “别过来啊!”

        这一喊!

        吓到了千玦。

        可千玦似乎只是被声音吓到了,而内心一点都不惧怕,还是坚持往前走着。

        又一个突然!

        “哈哈哈哈!”一道大笑声。

        是异世魔君的笑声。

        他一边笑着,一边对着千玦说道:

        “知道吗?我入魔了,我是走火入魔啊!”

        “怎么会?你天生仙魔两脉,怎么会走火入魔!”

        异世魔君听后,想要回答,却有些回答不上来,只是因为疼痛与妄念相互缠绕,杀与不杀在相互克制!

        面部的表情也已是万分狰狞,咬牙切齿得都发着滋滋响声。

        而在此时!

        身后传来了一道声响:

        “千玦,看来你是恢复记忆了,不妨我来告诉你吧,当年,你救紫薇道人的时候,师父正在进行第九次渡劫,那一次的渡劫,是至关重要,一点都不能分心,何况是法术分离,但师父感应到了你的危险,所以牺牲了自己,选择了走火入魔!也是因为你,师父才从那日开始,破例不杀修真之人,试图引导修真之人走入魔道。”

        说话的是黑龙长老,他见异世魔君十分痛苦,便赶紧上前为他施法护阵。

        千玦听后,心头为之一愣,像是晴天霹雳一般,很是难受!

        又见黑龙长老已然升起了黑烟,为异世魔君输送功法。

        于是,便又说道:

        “走火入魔?鬼行术本身是为了入魔而生,何来入魔之说?”

        黑龙长老一边施法,一边说道:

        “渡劫入魔,乃是鬼行术的正道,不会受心智而乱,可走火入魔者,心智则不受控制,并会杀戮四起!”

        “那你们真的要杀那些修真之人吗?”

        “我也不清楚,师父时而说着魔性的话,时而又说着清醒的话,我分不清!”

        而在这时!

        异世魔君的神志已然清醒过来了。

        便对着黑龙长老挥了挥手,以示结束了。

        于是,黑龙长老也收起了掌势,站在了异世魔君的身旁。

        异世魔君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千玦,说道:

        “千玦,从今个儿开始,交出你的鬼画符,你就去待在鬼火山吧!没有为师的命令,不准踏出鬼火山半步!”

        千玦听后,肯定是不愿意,便说道:

        “不,不行!我不干!如今雍步离还有危险,我得想办法去救他!”

        “什么危险?”

        “被魔陀带走了,与那冷灵月一起,都被带走了。”

        异世魔君听后,有些慌乱,便对着黑龙长老斥责道:

        “你几个长老是如何管理太史门的,不是这里出事,就是那里出事!越来越乱了!”

        黑龙长老听后,也是难受,便连声道歉,说道:

        “是,是,弟子知错,弟子一定严防看守各个地方,现在弟子这就去安排,前去天魔宗索要弟子。”

        说完,便赶紧离去了。

        而此时。

        异世魔君再一次,对着千玦说道:

        “随本座走吧!”

        千玦还是拒绝了,便要赶紧转身飞去。

        可异世魔君哪里会放过她,便一道吸力,将千玦给吸了回来。

        千玦没得反抗,也没得挣扎,只能开口说道:

        “喂,伏羲,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本座也是为了你好!”

        一边说着,还一边扯着千玦往着鬼火山而去。

        千玦好是无奈,便不断地大喊着:

        “伏羲,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救雍步离啊!”

        “就你怎么救?可有万敌之策?稍后,本座就会去了,你就安心待着,别再惹事了。”

        “有,有,我只要杀了雍步离,一切皆可以恢复如初,日月就会再次往复,时光也会倒退。”

        这一番话!

        暗处的陈宫听得是清清楚楚,不过他有点懵,这是什么意思!

        但异世魔君却不相信这番话,只是说道:

        “他不能死!”

        “他得死啊!”

        “本座不会让他死的!”

        “那你就不能将他当做修真弟子,给杀了啊!”

        “别再说了,你妄念太深了,是该留在鬼火山好好修心修炼了。”

        说话之间。

        这二人已经朝着鬼火山而去。

        陈宫见二人已然离去,便赶紧离开了总舵。

        往着汉龙寺飞去。

        当他见到不一老和尚的时候,便将来龙去脉一一讲完!

        不一老和尚听后,思索了一番!

        便对着陈宫说道:

        “好的,你继续留在太史门关注着他们的一行一动,为师也去一趟天魔宗!”

        “师父,如果真是可以杀了雍步离,世界恢复如初的话,那好多师弟师妹的爹娘,就可以起死回生了,我们就不用寻找玄天神丹了,况且弟子听千玦说过,她说根本没有玄天神丹,这是怎么回事!”

        不一老和尚一听,愣了一下,便解释道:

        “他们所说的玄天神丹,只不过是以为可以驱动玄火,来消灭赤炼魔帝,实质上这玄天神丹,只不过是护体的丹药而已,所以这个千玦应该是知道了一些事情,才会这么说。”

        陈宫听后,便点了点头,而后说道:

        “那弟子去见下龙师妹,稍后就回玉箫阁!”

        “嗯嗯!”

        二人正准备要分开的时候!

        只见屋外有个弟子匆匆忙忙过来通报,说道:

        “师父,师父,太史门派弟子前来!”

        陈宫和不一老和尚听后,面面相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不一老和尚说道:

        “你赶紧先去偏房,这里为师来处理。”

        陈宫听后,便说道:

        “是!”

        随即!

        一个闪身躲到了大堂之后。

        紧接着。

        不一老和尚便对着弟子说道:

        “快快有请!”

        “是!”

        不一会儿!

        太史门的弟子来了,是总舵的弟子。

        他见到了不一老和尚,并说道:

        “不一方丈,想问下,龙师妹和秦师弟,是否回汉龙寺了?”

        不一老和尚故作镇定,说道:

        “这二人怎么了?不在太史门吗?”

        “不在,那看来是失踪了,如果不一方丈知道他们的去处,记得及早告知我们,我这就回去禀告师祖,赶紧找回龙师妹和秦师弟!”

        “好好好,我这就与你同去!”

        而后!

        不一老和尚便往着太史门而去了,看来去天魔宗是要晚一些了。

        而陈宫见状,也知没什么大事了!

        就转身,往着龙小玉的方向而去。

        偏房的大院中!

        有个秋千,龙小玉正在摇晃着,此时的她,已然脱去了太史门的衣裳,穿着平日里的衣服,若有心事的样子,眉头紧锁。

        她嘴里还不停地念着:

        “师兄,你何事回来呢!我现在都恢复地差不多了,你还不回来呢!”

        说着的时候,听到了有一阵脚步声!

        便探头而去,只见是陈宫的模样,便知是师兄回来了。

        于是,内心十分窃喜,而后又装模作样坐回了秋千上,等着陈宫的出现。

        而陈宫这边,往着龙小玉走去的时候,也是心事重重,内心在想着,怎么会有太史门弟子过来呢!难道千玦没有跟太白说什么吗?

        好像也不对啊!

        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不说吧!

        突然!

        陈宫明白了,这不一老和尚是要上当了。

        肯定是太史门想要引不一老和尚前去,而要进行一番逼供,或者其他的严刑等!

        陈宫想到这里,突然内心为之一颤,便转过了身,回头去找不一老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