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十方三世
字:
关灯 护眼

(破梦)9-44 梦静出现 步离被抓

        千玦没有考虑多加逗留,还是选择飞离了鬼火山,虽然很是无奈!但也含有点欣慰,不过最多的还是期望。

        她希望自己对雍步离的沟通,不仅能唤醒他的记忆,更希望能让雍步离能想到办法解决眼下的问题。

        她来到了大殿门口!

        发现四大长老都站在屋外,还有整整齐齐的卫兵两排站着。

        只是已不见了上官婉儿。

        千玦走到了四大长老面前,作了个揖说道:

        “弟子千玦拜见四位长老!”

        等到四个长老纷纷点了头,以示回礼之后,千玦又凑到太白的耳旁,小声地说道:

        “师父,还没谈好呢!”

        太白听后,摇了摇头,而后也小声地回应道:

        “雍步离那边怎么样了?”

        千玦也是摇了摇头,轻声回答:

        “说是已经说了,只是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

        “噢?都说了?”

        “嗯,我还给了他一个建议,让他想办法找回自身元丹。”

        “元丹?还有这样的事情!”

        太白听后,有些吃惊,但又很快恢复了表情,又继续小声说道:

        “哎,眼下这种情形,看样子,即便想怎么样,都很难!还有可能让雍步离陷入生死边缘!”

        “为什么这么说!”

        太白将千玦拉到了一边,很是沉重的说道:

        “自为师昨日听了你说的话,也再三思考了下,还是感觉很难,如今天下已定,如若要日月颠覆,轮回重塑,岂能是他一人能解决!”

        “也不是吧,如果唤醒师公,再找到昆仑墟的那些遗留的修真之人,不就机会很大了嘛!”

        “有把握么?”

        “目前是走一步算一步,还没想到好的办法!但已大致知道怎么做了!”

        “大致?这不像你说的话!”

        “师父,之前那行动不是小行动嘛,现在这个行动,如何巨大,唯一能信任的只有那么几个人,徒儿肯定得详细部署了!”

        太白听后,点了点头!

        凑巧,眼睛里也出现了雍步离的身影,只见他和冷灵月从鬼火山飞出,遁入了上空。

        于是,便说道:

        “这事,要悠着点,为师的能力也有限,不希望你出什么意外!”

        “放心啦,师父,这么多修真之人,异世魔君也都不想拿他怎么样,即便是弟子,估计他也不会怎么样!”

        话音刚落

        大殿的门被打开了!

        从里头走出了上官婉儿!

        她跟三位长老略微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太白的方向。

        这一看!

        顿时愣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千玦!

        千玦也已看到了她。

        这二人相互对视了一下,而后又相互微笑了一下。

        而在这时!

        异世魔君也出来了,便对着上官婉儿说道:

        “魔王,有劳你辛苦来一趟!”

        上官婉儿的思绪被打断了,便回过头了,对着异世魔君说道:

        “朕与你一同守护这片河山,不需要如此见外,不过,还望魔君切莫妇人之仁,手下留情。”

        “是!”

        随即!

        上官婉儿便率着众卫士离开了。

        紧接着!

        众人都随着异世魔君进了大殿!千玦也是紧跟其后!

        等到异世魔君坐定之后!

        便对着大伙说道:

        “刚魔王与本座说了,朝廷上下正准备进行清零计划,凡是修真之人,或是正在修炼修真术未形成元丹之人,或是仙魔两术之人,都要连根拔起!你们也要多方注意下!”

        说话之间,异世魔君的眼神不时地还看着千玦,似乎有着一些话想说!

        千玦也是一直在关注着眼前的异世魔君,想要弄清楚眼前之人是不是伏羲本人。

        这时!

        黑龙长老说道:

        “那师父,大牢里的那些人,现在如何是好?要等修复好祭坛,还是直接将他们毁灭!”

        异世魔君犹豫了下,便说道:

        “直接杀了吧,包括鬼火山里的那个男子!”

        紫龙长老有些不舍了,便赶紧说道:

        “师父,炼化之后,这些人等还可以轮回再生,如果毁灭,他们就永世不得超生了,那不就违背我们太史门的宗旨嘛!”

        此话一出!

        突然!

        异世魔君的眼神,急转而下,俨然变成了另个人一样,而后说道:

        “宗旨,狗屁的宗旨?都是些妇人之见,本座自做掌门以来,向来以仁义布施天下,也是希望能洗净魔性的贪嗔妄想,来宣扬我魔教的伟大,可到头来,各大小派还是争斗不断,无视我派盟主号令,这是为何?不就是天性如此嘛!可我们又能如何?如何去除天性,抑制欲望,反而使得太史门之人的法术被克制,不能有效提升,如今回头一想,也只不过是天方夜谭,尤其是那些修真之人,本座已经是格外开恩,但又能如何,跟个腐虫一样,每过段时间就来藏匿于本派,试图要清灭本派,既然如此,本座也不再宽仁任何人等,凡是涉及到修真之类的或是违我盟主号令者的大小魔派,皆可杀无赦!”

        黑龙长老和青龙长老听后,还是很兴奋。

        对于他们来说,异世魔君的意思,是可以全力释放内心的魔性了,如果是这样,那所有的弟子的提升将会大大增快!

        但对于紫龙长老和白龙长老来说,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但也未敢作声,毕竟一半是福,而另一半也只是忧而已!

        可千玦听后,内心变得忐忑了,她猜不到上官婉儿到底说了什么,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有大事要发生,如果不加快搞清楚,恐怕修真之人会是遍地尸骨了,再者,她更是摸不清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伏羲了,唯一能相信他是伏羲的话,就是他对自己并没有任何恶意!

        千玦想着想着,就想起了雍步离,万一他召唤出了浮苼,又获得了元丹之力,那岂不是会招来杀身之祸?

        ……

        雍步离和冷灵月悄悄离开太史门之后!

        一路往着汉龙寺的方向飞行!

        冷灵月说道:

        “雍大哥,您拿回了万年神力之后,可否给我些百年功力啊!”

        雍步离一听,便笑了笑,说道:

        “好,直接帮你打通渡劫境,让你早日渡劫成仙。”

        “哈哈,真好,那我就觉得自己那百年功力丢了也不可惜了,那这样的话,被关押的那些同门,也可以救出他们了。”

        “嗯嗯,我不是答应过你嘛,自然会想办法救他们!”

        “那父皇呢?还能救回嘛!”

        雍步离听后,也是有些伤感,并没有回答,只是往前继续飞行着。

        对于他来说,现在就是想办法恢复修为,而后再去大菩之境去见苏梦静。

        汉龙寺!大堂处。

        端坐着八个人。

        不一老和尚坐于主位,对着其余七个人,开口说道:

        “那大牢里的太史门弟子可要好生看管了,如若给跑了,将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

        “是!”其中一人回答道。

        “对了,龙小玉如何了?”

        “只是小伤,没有什么大事!”

        而在这时!

        屋外走了一个弟子,便对着众人说道:

        “师祖,寺外有个自称雍步离的男子带着一个女子,前来求见,说要归还天魔珠!”

        几人一听,顿时很诧异。

        怎么也没想到,这天魔珠居然会失而复得!

        不一老和尚赶紧说道:

        “快,快,让他进来!”

        随后!

        雍步离和冷灵月二人来到了大堂。

        他们二人见到了不一老和尚,便作了个揖,说道:

        “拜见,不一方丈。”

        不一老和尚也没有表现很生气的样子,而是故作慈祥的样子,说道:

        “天魔珠呢?”

        雍步离从袖中将天魔珠拿了出来,便揣在手中,对着不一老和尚说道:

        “不一方丈,弟子可将天魔珠及双龙归还于敝寺,但能否请不一方丈将天魔珠里的白虎灵兽给召唤出来,归还于弟子!”

        不一老和尚接过了天魔珠,仔细端详了一番,便说道:

        “这白虎可是万年修为的灵兽,你就这样交给老衲,不怕老衲出卖你们吗?”

        “是比较担心,但还是希望不一方丈能将白虎召唤出来!弟子更担心它在里头待久了,会被反噬!”

        不一方丈思考了一下!

        便对着雍步离说道:

        “这样吧,这天魔珠就放于本寺,你帮本寺一件事,老衲必定将白虎归还于你!”

        “何事?”

        “老衲告诉你何事之前,首先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乃一介修真之人,为何要拜入太史门?是天仙宫之人吗?”

        雍步离听后,犹豫了片刻,但还是开口说了,便说道:

        “弟子既然想要召唤出这灵兽,自然答案也在此,不一方丈为何还要多此一问呢!”

        “哈哈,老衲不管你是天仙宫也好,还是太史门也好,只要你能帮老衲拿到玄天神丹即可!”

        “玄天神丹?”

        “是,玄天神丹乃是敝寺修炼的丹药,一直去向不明,但听得几个天仙宫的弟子,说是玄天神丹在太史门,但本寺所派弟子前去,苦寻也是没有结果,如若你能帮本寺拿回玄天神丹,本寺必定归还白虎灵兽,从此以后,你我各不相干!”

        “这……”

        雍步离有些尴尬了!是真的没想到,这玄天神丹居然会是汉龙寺修炼的,不过更奇怪的是,这修炼的丹药,能消灭赤炼魔帝吗?

        不一方丈见雍步离有些犹豫,便说道:

        “你不想吗?”

        “不是,不是,只是弟子想冒昧的问下,您不是修炼鬼行术吗?为何会修炼玄天神丹呢?而这玄天神丹到底有何用啊?”

        “你莫要多问,只要拿得此物,本寺自然会将白虎灵兽归还于你!”

        一旁的冷灵月听后,很是生气,便说道:

        “老和尚,你怎么这样啊!”

        不一老和尚听后,却说道:

        “怎么?是担心老衲出尔反尔吗?你们未曾过问本寺意愿,就私自盗取,如今归还,就想轻松了事吗?未免太天真了吧,况且双龙还在你的体内,老衲想要取回易如反掌,眼下,你们莫要多言了,趁老衲未曾改变主意告发你们之前,限你两日之内取得玄天神丹。”

        冷灵月还想说什么,被雍步离拉住了。

        雍步离对着不一老和尚说道:

        “不一方丈,如今我体内没有元丹,无法感应到玄天神丹,若能您能召唤出白虎灵兽,弟子恢复了修真之术,自然能找到那玄天神丹。”

        不一老和尚听后,犹豫了片刻,便说道:

        “你现在的情况最适合去打听玄天神丹去处,如若让你恢复了修真修为,恐怕感应到了,也见不到玄天神丹。”

        冷灵月听后,表示不服!

        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又一次被雍步离拦住了。

        而后,雍步离又告别了不一老和尚,将冷灵月拉到了寺外。

        可冷灵月还是不爽,不愿离开,便说道:

        “雍大哥,就这么走了嘛!”

        “回去再说!”

        说完,便拉着冷灵月离开了汉龙寺!

        不一老和尚看着二人离开之后,便对着天魔珠开始施法了。

        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之后!

        只见黑烟肆起,缭绕于天魔珠周围。

        在场的弟子见状,都是瞪大了眼睛,等着白虎灵兽出窍。

        突然!

        天魔珠发出了耀眼的金光!

        将原有的黑色,活生生变成了金灿灿。

        不一方丈见状,很是吃呆,便说道:

        “没想到,天魔珠居然还会被反噬,变成了天仙珠!”

        说完那刻,赶紧收起了掌势,不再施法了。

        ……

        雍步离拉着冷灵月飞入了空中之后,便对着她说道:

        “再争执下去,也没有意义,毕竟你我现在的修为不敌汉龙寺等人,况且不一方丈有这样的要求,对于你我来说,已经是很好了!至少,他还不想将我的意图说出来。”

        “哎,对了,他为何要玄天神丹?不对,不对,他为何要修炼那玄天神丹?跟我们要找的玄天神丹,是一个东西吗?难道他们也想消灭赤炼魔帝?”

        “不知道呀,我也不敢问啊!”

        二人飞了一段距离!

        突感身后有一道身影来袭。

        雍步离赶紧转过了头!

        只见一掌已经挥到了眼前,都还未看清来人是谁,自己已经是晕了。

        而冷灵月是看清了,此人正是魔陀!

        他二话不说,便扶着雍步离,是要离去。

        冷灵月见状,赶紧说道:

        “喂,你要带他去哪儿啊!”

        “回去跟你家师祖说,说这徒儿,本尊收了,概不退还,哈哈哈!”

        “那……那你,不把我也收了吗?是嫌弃我资质太笨吗?”

        魔陀一听,感觉也行,便停下了飞行,说道:

        “既然你愿意,那你还不跟上!”

        冷灵月想都没想,便赶紧跟了上去。

        她不知道,她这一去,是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皇兄及同门了。

        而在此时!

        千玦从不远处赶来了。

        只见魔陀带走了雍步离,而冷灵月也跟随其后

        本来还担心雍步离获得了元丹之后,有什么危险!

        现在倒好,不用担心了!

        改成担心他的安危了。

        随即,便赶紧回玉箫阁,要禀明太白!

        可当转身要离去的时候!

        却意外出现了。

        只见千玦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女子,与她一模一样,正是苏梦静!

        千玦见状,不禁有些吃惊,便说道:

        “你怎么来了?”

        “我救了你,还不能看你来着?”

        “也是,幸亏有你相助,要不然我也没办法逃离大菩之境!”

        “你我本是一体,无需客气,我是想问你,事情办得如何了?”

        “才一天时间,不怎么样,况且,我的记忆,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不曾想起,所以,目前有点摸不着头脑!”

        话音刚落!

        不远处有一道乌云卷来。

        苏梦静见状,便赶紧拉着千玦往着地面降落,还说道:

        “你我分头行动,你继续按计划进行,我去见雍步离。”

        千玦听后,便说道:

        “也行,那你去天魔宗,他被魔陀抓走了。”

        苏梦静一听,有些愣住了,便说道:

        “你这啥意思!怎么,我一来,他就被抓走了。”

        “岂不是,他前脚一被带走,你后脚就跟上了。”

        苏梦静听后,有些蓝瘦。

        但又见身后的乌云,只能先走为妙,便说道;

        “赶紧走吧,天兵天将都已追来了!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说完,她率先闪身离去了。

        而千玦呢!

        被搞得一愣一愣的,但见苏梦静的情况,也知道自己也会有危险,便赶紧离开了。

        此时!

        百来名天兵天将全都下来了,落在了地面上,查看着四周。

        只见他们的样子,只是比较高级的妖魔鬼怪,个个都是狰狞的面孔!

        他们查看了一会儿,便讨论了起来:

        “这魔姑能去哪儿了?会不会不在这个方向。”

        “不会,我看到她往这个方向飞来的。”

        “你们赶紧四处找找,找不到的话,失职之罪,你我都承担不起!”

        “也不是吧,这是南天门的责任,怎么怪到我们头上了,况且,我们都不知道她解除了体内的封印,要不然才不会如此大意!”

        “还说!”

        随即,所有的人,赶紧分散开来,四处去寻找了。

        千玦往着玉箫阁而去的时候,脑子里的画面再次开始播放了。

        尤其是当她想起今日在绝望峰上见到的上官婉儿,画面感更加清醒了。

        随后,便慢慢地知道了。

        如今这五十年荒诞的时间,正是自己要杀害雍步离而酿成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