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十方三世
字:
关灯 护眼

(破梦)9-43 步离是否 还会中计

    路猴儿听得陈宫的话,也是相信了,便说道:

    “大师兄,这玄天神丹,原来都是在藏宝阁封印着,自剑戮乾坤行动之后,我们都不知道它所在何处!也不曾听师姐师兄们说起过。”

    陈宫听后,故作满意的点了点头,便说道:

    “好好,那如果你有什么小道消息,记得跟大师兄说下,避免消息传到了天仙宫之人耳中!”

    “是!”

    “好的,那你去修炼吧!”

    说完,便转了个身,想要去藏宝阁瞅瞅。

    路猴儿见陈宫离去之后,也是很无趣,还喃喃自语了一番,说道:

    “这玄天神丹什么时候让大师兄来保管了!真是难以置信!”

    而后,又抬头看了看天空,见天已经完全亮了,便激动地对着师兄师姐们说道:

    “吃饭时间到了,我们终于可以吃饭啦!”

    随即!

    所有人便一共而散,全都前往食堂方向。

    ……

    藏宝阁。

    陈宫来到这里的时候!

    这里已然看不到金光笼罩的一面,而是一片死寂沉沉,连封印也早已消除。

    他推开了房门!便走了进去。

    他四处看了看,又到处翻了翻,还施展起了法术,看看玄天神丹是否被藏在某个虚空之中,试图去寻找着它留有的痕迹。

    经过一番搜索之后!一切全无。

    他在想,总舵也没有,玉箫阁也没有,难道在别的分舵?

    而在这时!

    屋外一道身影“嗖”地一下飞过。

    陈宫察觉到了异常,便快速飞出了屋外,去查探黑影的方向。

    随着黑影一路跟随着。

    也慢慢的看清了黑影之人的面貌,只见是一身黑色僧袍之人。

    他们来到了后山处,便停了下来。

    而后,陈宫对着那人的背影,作了个揖说道:

    “师父!”

    没错!

    此人就是不一老和尚。

    他转过了身,看向了陈宫,问道:

    “在玉箫阁找的如何?”

    “还是没有!”

    “哎,只剩两日了,如果再不找到,两日之后,赤炼魔帝的法术剧增,就更难消灭他了。”

    “师父,为何之前玄天神丹在藏宝阁的时候,您不来取呢,非要等弟子入得太史门来取。”

    “为师不是没来过,还去了藏宝阁,但没发现玄天神丹!只不过是一些仙家法器放在那里,来吸引天仙宫之人。”

    陈宫一听点了点头,也应了一句:

    “这也是正常,毕竟此宝物可消灭赤炼魔帝,怎么会如此轻易摆在世人面前。”

    “嗯嗯,你尽快找吧,你师妹龙小玉一切都好,你放心就是!”

    “那陈宫呢?”

    “被为师锁在了汉龙寺的天牢!”

    “好的!徒儿知道了,徒儿会想尽办法找到!”

    不一老和尚说完,便想要离开了。

    陈宫见状,赶紧说道:

    “对了,师父,孩儿有一事禀明!”

    “嗯?”

    “当徒儿幻身为陈宫之后,今早有人召唤徒儿,她带着徒儿去了一个仙境之类的地方,徒儿不知道是哪里,但徒儿留意了四周,应该是天仙宫所在地,因为此人要徒儿救天仙宫太子李天威!”

    “哦?是何长相?”

    “一身黑衣装扮,看不清脸,但徒儿听得出她的声音,是个老妇人!”

    “好的,为师知道了,稍后,为师回到汉龙寺问下。”

    “是!是师父!”

    ……

    千玦随着太白离开了玉箫阁!

    一路上一边飞行着,一边在聊着。

    太白说道:

    “你昨日见了师父和雍步离了?打听到伏羲的消息了吗?”

    “要是打听到消息的话,昨晚就不让你睡了,早就跟您禀告了!”

    “那也是一无所获咯!”

    “那不是的!徒儿出马,怎么会没有收货呢,昨晚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估计您啊,会大吃一惊!”

    太白一听,兴致就来了,便问道:

    “那你说说看!”

    “对了,第一个事情,也是徒儿想问你的,我们平日里不都是妖魔附我们的体嘛,有没有可能妖魔成人形之后,让人类附它们的体?”

    “你这等同于被妖魔反噬,反客为主的意思吧!不过,为师是没有遇见过,但妖术的修炼法门来判断,吸食人类的法术是有可能!你说的,是谁呢?”

    “师公!”

    “啊?”

    “我昨日在大殿的时候,他在偏厅,我听到他和自己在对话,依照这样看来,除了师公的本体之外,我觉得那个人应该就是伏羲!”

    太白听后,还是有些震惊,毕竟这可是个大事,而后又问道:

    “他没发现你吧!”

    “没有,徒儿本来打算去找雍步离的,再商量对策,没想到遇到了秦昊和龙小玉,他们二人还杀了一个同门师弟!”

    “这事儿,你怎么不通报呢!”

    “我想通报啊,但师公这等模样,徒儿也不敢见,其他的长老又不在,如果叫上其他同门,徒儿担心伤亡更多,何况徒儿也差点丧命了,幸好大师兄出面,我们才有幸逃过一劫,不过,再回来的时候,见您都睡着了嘛,就也没说了,毕竟人肯定跑了,死的人也复活不了。”

    “说起你陈宫这个大师兄,最近是吃错药了吗?最近剑法和法术如此精进!”

    “进步了不是好事嘛,对了,师父,徒儿有一事不明,为何秦昊他们也要玄天神丹?汉龙寺需要这个吗?”

    “为这个而来的!”

    “嗯嗯!我听他们说的。”

    太白听后,又是为之一愣,便犹豫了一下,说道:

    “哎,为师跟你说,你可莫要跟别人说,其实不存在什么玄天神丹!”

    “嗯?什么意思!”

    这下,千玦被弄懵了!脑子也是一片混乱!

    太白接着说道:

    “玄天神丹它的功效,只保人的躯体永不消散!哪有驱动什么玄火,只不过是赤炼魔帝故弄悬河而已!”

    “魔帝?那徒儿救不明白了,他为何要这么做?不是没事找事嘛!”

    “他既然统治了人魔神三界,肯定是要天下之人一心归顺,所以才启动了这样的幻境,只要那人一心想杀赤炼魔帝,那他就会梦到这样的幻境!而后,前来玉箫阁索取玄天神丹。当初为师就是受命,用此方法来等天仙宫之人自投罗网!”

    “竟是馊主意,现在倒好,天仙宫之人是除去了,但越来越搞不清楚了,除了汉龙寺,还有哪些门派了!”

    这二人一路聊着,也已经进入了兽王谷!

    不过,消息的互通,让二人都有些吃惊,这对于彼此来说,都是劲爆的消息。

    而在这时!

    千玦再一次问道:

    “对了,师父啊,你昨日找到那个鬼神医了么?还有,听说您见了冷师姐,是关于鬼神医的事情吗?”

    “鬼神医是没找到,主要是见这冷无艳的原因,是为师听说她有些疯了,所以派人将她带过来了谈谈!有空啊,你也多去看看她!”

    “哎!这冷师姐要是愿意接受失忆的话,也不至于如今这样了!”

    千玦说着说着的时候,两眼看向了前方!

    只见总舵的练武场上,站着满满的卫士!还有一个居高临下的女子!

    她的身旁,站着黑龙长老,紫龙长老和青龙长老。

    于是,便说道:

    “师父,上官婉儿来了!”

    “等下就不要再直呼其名了!”

    “是,黑域魔王嘛!”

    “算了,你还是去鬼火山见雍步离吧!”

    千玦一听,便嘿嘿地笑着,说道:

    “歇息师父,还是师父您啊,懂我,徒儿也没打算要逗留!那徒儿走啦!”

    说完!

    千玦便拐了个弯,往着鬼火山进发了。

    不去还好,这一去,估计是千玦最后悔的事情!

    鬼火山!

    雍步离正与冷灵月二人正在思考着如何让李天威苏醒!

    只是雍步离多了个烦恼,是该如何让浮苼出世呢!

    他们二人坐于幽灵树之下!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不由自主地倚靠在了一起。

    雍步离一心端详着手中的天魔珠,也没有注意到冷灵月已经将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但却被过来的千玦看见了。

    她刚开始也没靠近,只是在一旁看着,估计也想看下这二人的动作到底会多深入。

    此时!

    冷灵月说道:

    “雍大哥,您能跟我说说以前的世界怎么样的吗?”

    “跟昆仑墟的情况差不多,鸟语花香,万物丛生,只是昆仑墟比较小而已!”

    “那不是挺美的嘛,那为何这些妖邪只喜欢黑白的世界!”

    “这……问题追述起来,好像是在说我和力魃!”

    “嗯?力魃是谁?”

    “力魃就是你们所说的赤炼魔帝!”

    “嗯?那我有点糊涂了,力魃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什么时候跟他攀上关系了!”

    “额!这么跟你说吧,自天地初开,世界万物就已有了阴阳之分,而我代表阳,力魃代表阴,阳出,我可吸取天地灵气,阴出,他可吸取阴气,所以,我们两个又对立,又似乎是不分离!”

    冷灵月听后,有些懂了,但思考了一下,突然反应了过来,便说道:

    “你该不会是想说自己是伏羲大帝吧!”

    雍步离听后,微微点头,说道:

    “嗯!不信呢?”

    “也不是不信,总是觉得有些离谱!”

    “哪里离谱了!”

    “那为何你还要进太史门呢?不直接找赤炼魔帝,来个一较高下!”

    “这不,我也上当了么,鬼使神差的过来,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冲动了!”

    冷灵月听后,顿时觉得这雍步离还是有些可爱!

    便伸出了一只手,与雍步离十指相扣着!

    这下!

    雍步离有点惊到了!带着尴尬的表情,慢慢松开了她的手!

    然后站了起来,便转移了话题,说道:

    “假若,我现在能让这天魔珠里的浮苼出来的话,我就可恢复往日的法术了。”

    冷灵月也是跟着站了起来,又一次贴到了雍步离的身边,而后说道:

    “它的法术这么厉害呢?”

    “它是不厉害,可它吃了我万年的元丹,我不弄出它来,我就得重新修炼了,可是这点时间,怎么练都恢复不到往日的水平。”

    “噢噢,原来如此,我还好啦,我的元丹也不足百年,都给皇兄了,只是,现在皇兄估计也要被炼化成魔了,要回元丹也没戏了。”

    ……

    千玦在他们的身后,听着他们的谈话,也慢慢知道了这个雍步离的情况。

    所幸,他们二人也没有进一步的关系,只是冷灵月有些单相思。

    于是,便鼓足了勇气,落到了他们的身后,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便说道:

    “兴许,我可以帮你们将浮苼召唤出来!”

    此话一出!

    冷灵月是激动了,便说道:

    “师姐,你来啦!”

    说完,便对着雍步离,接着说道:

    “雍大哥,快给师姐试试吧!”

    雍步离转过身之后,一直盯着千玦,一直也在犹豫着,因为她不确定千玦是真心,还是假意!

    而冷灵月这个傻头傻脑的,听到可以召唤出浮苼,一心为雍步离考虑了,都忘了仇恨两个字。

    千玦见雍步离如此犹豫的状态,便说道:

    “怎么?是担心我害了你吗?”

    雍步离听后,便冷冷地回答道:

    “但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帮我!”

    在这一刻,千玦更加清楚雍步离已然忘记了与自己的相识,但为了能挽回他的记忆。

    千玦拿出了杀手锏!

    一个锦帕从千玦的袖中了出来,正是那幅鸳鸯戏水图!

    而后,便说道:

    “认识吗?”

    雍步离看后,点了点头,便说道:

    “看过,上次在静湖畔,你丢在那儿了。”

    “不是,这是苏梦静的,但里面的诗句,我是三千年前写给你的!”

    “苏梦静?三千年前?”

    雍步离听后为之震惊,脑子更是有些混乱了!

    千玦见状,觉得时机有些成熟,便接着说道:

    “你化身成石蛋,只不过只有五十年的时间而已,只是你的失忆有些夸张,居然连三千年前的事情都忘了!还有,苏梦静也只不过是我的幻化而已,你喜欢也一直是我!”

    这时!

    冷灵月听后,脑子有些清醒了,毕竟突感情敌来了。

    便赶紧对着千玦,趾高气昂地说道:

    “你胡说什么呢!召唤个浮苼,还要说那么多话!你这是还要求爱讲条件啊!”

    说完之后,便转头对着雍步离说道:

    “雍大哥,你别听她瞎说,我们自个儿再想办法!”

    千玦听后,呵呵一笑,也不做计较,便说道:

    “我只是把这个事情说一遍,如今苏梦静在大菩之境,不信,你可以上去问问,只是凭你现在的情况,不达飞升境界,也很难上去与她相见!”

    冷灵月见千玦还在不断念,总是停不下来,便又开始催促了,说道:

    “你到底要玩哪出?到底召唤还是不召唤?我告诉你,你我只见的仇……”

    说到一半的时候,雍步离赶紧捂住了她的嘴,便小声地在她耳边说道:

    “你再说,就说漏嘴了。”

    这下!

    冷灵月听后,便安静了。

    千玦也不等雍步离答不答应了,直接上前,拿过了天魔珠!

    雍步离下意识地还想缩回,但为时已晚,已经被拿走了。

    千玦拿着天魔珠端详了一番,而后便说道:

    “原来这就是天魔珠,看来是我小看他了,我以为跟封印差不多,轻轻松松可化解!”

    冷灵月听后,便不好气地,上前夺过了天魔珠,而后便说道:

    “什么玩意儿,搞得自己会一样!白瞎了!”

    千玦还是不怎么在意冷灵月说的话,因为在她的心里,明知道冷灵月不死自己的对手,何必把她看高了。

    于是,便对着雍步离说道:

    “不过,我有个办法,可让一人自愿为你召唤出他!我想,也只有他能召唤了!”

    雍步离听后,便大概知道了,便说道:

    “你是想说,异世魔君?”

    “不是,异世魔君虽然可以召唤,但他不估计不愿意,但我知道,汉龙寺的不一老和尚一定会愿意!”

    “嗯?你是让我将天魔珠还给他?”

    “那你留着有什么用?”

    雍步离一听,也是觉得很有道理!自己留着它有什么用,如今能让浮苼回来,才是最关键的!

    千玦见雍步离听进去自己的话了!

    便冷冷地笑了笑!

    而后,就转身要飞离而去。

    可雍步离却有太多的疑问了,便不自觉地说了句:

    “等等!”

    千玦听后,也是很激动,但还是故作震惊地模样,转过了身,问道:

    “还有什么事吗?”

    雍步离看着千玦的眼睛,心里却是打颤着,便支支吾吾地说道:

    “刚才你跟我说的,千真万确?”

    “你觉得,我有心情跟你开玩笑?我也有闲情三翻四次来找你?”

    “是吧!”

    “还有,我跟你说,这个世上,不止你一个人失忆,还有很多人都是失忆的状态,你如果能让这帮人觉醒,也许才有机会让整个世界重新再来!”

    说完,千玦潇洒的飞走了!

    不过,在飞行的时候,还是补充了一句话:

    “记住了,还有两日,你就要渡劫成道了,至于你要成魔还是成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这一番话,对于雍步离来说!毫无悬念。自然会选择成仙了。

    随即,便也没想很多!ŴŴŴ.81ŹŴ.ČŐM

    就跟冷灵月说道:

    “你在这里等你皇兄醒,我去一趟汉龙寺!”

    冷灵月一听!

    赶紧说道:

    “你留我一人?这是要吓死我的节奏吗?我才不干!况且,你真觉得她是在帮你吗?而不是害你?”

    “我也不知道,但感觉这次说的应该是真的,不像是假的,算了,别想了,跟我走吧,不过,你不要乱来哦,我现在没什么能力可以保护你!”

    “好的啦!对了,鬼画符,你还在身边啊!”

    “我哪里敢丢!”

    说完,雍步离牵起了冷灵月的手,就往鬼火山外飞去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十方三世更新,(破梦)9-43 步离是否 还会中计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