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调戏大宋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十四章 兄弟两的默契

        等待,注定是一个煎熬的过程。

        尤其是心心念念计划着晚上逛青楼的三人,手里捧着圣贤书,心上装着小姐姐!

        宁晏从来没这么讨厌过大宋朝的教育事业。

        课堂上的先生,对着一本书在那摇头晃脑,满口之乎者也,为了显示自己学问很高,老家伙非要装逼,一会儿引经据典,一会儿又随便水几句,跳频那叫一个快。

        而且,没有黑板记录,只要思想开一下小差,节奏分分钟给你断完,然后懵逼的像听天书一样。

        你特么说人话会死!

        宁晏无力吐槽了,心里默默在未来的科举事业上打了一把叉。

        大宋读书人地位高是有原因的,因为这玩意真不是人干的活。

        除非真的是那种智商逆天的变态,一般人,不逼得自己变态一把根本不行啊。

        宁晏才不想变态。

        老老实实混完县学的课堂,晚上去玉香楼才是正事!

        嗯,玉香楼的小姐姐不香吗。

        县学到下午就放堂,学渣就得有学渣的觉悟,绝对不会多停留一秒。

        等夫子一转身,宁晏三人就即刻溜出课堂。

        “知行兄,我等回去换身常服,酉时在玉香楼前会和。”

        酉时就是五点而已,两个牲口居然天还没黑就急着去招嫖!

        “会不会早了些?”

        宁晏心里盘算,该找什么借口,糊弄嫂嫂和长腿小妞。

        “今晚花的魁宴,想必不是一般的热闹,到时候客人众多,咱们早早的过去,占了好位,免得到时候被挤在大堂。”

        不愧是从小在勾栏里泡大的,对这些潜规则,李群是门儿清。

        既然都安排好了,宁晏自然没意见。

        急匆匆的回到家,刚到门口,宁晏忽然看见宁皓的身影。

        “大哥!”

        “知行啊!”

        宁皓目光闪烁,这怎么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啊。

        “今日放衙如此之早,是不是大哥在县衙遇上什么事了。”

        宁晏问。

        县衙一般都是酉时之后才放衙,以往等宁皓赶回来,都差不多天黑了。如果公务耽误一下,则会更晚。

        今天反常的这么早,宁晏不由得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毕竟,库房一案刚过,宁家现在的死对头是高县尉,顶头上司想整出点什么事,实在不要太简单。

        “没事,今日县尊有要事,除了当值衙役外,其他人都比平常早放衙一个时辰。”

        宁皓解释道。

        “知行为何也如此之早,不留在县学温习?”

        啊!这……

        大哥,你还是不太了解我,温习这种借口,你懂得。

        至于为什么这么早,晚上赶去玉香楼这种事,我也不好跟您说呀。

        “今日县学有事,所以比平常早放堂。”

        “原来如此!”

        兄弟两做了一番简短的交流,然后默契的进屋。

        片刻后,宁晏回到别院,换上一身士子装,重新来到大堂。

        一回头,看见大哥也从县衙的皂衣,换上了一身宽松整洁的常服,把自己高大的身板藏起来,秒变宁大官人。

        嫂嫂云慧捧着一盏茶,轻轻的抿上一口。

        大堂之中,居然看不见长腿小妞,也不知道这丫头跑哪里去了。

        这样最好,自从发现云岚的长腿这么有劲,宁晏就自觉的离得远点。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我怕她夹着我。

        “官人和叔叔今日都这么早回家?”

        听了嫂嫂的问话,宁晏瞬间心中一虚。

        “县学有事!”

        “县衙有事!”

        兄弟两异口同声,然后,自觉的眼神一碰,接着瞬间分开。

        “噢?”

        云慧目光狐疑的皱皱眉。

        “竟然这般巧合。”

        是啊!

        好巧!

        宁晏不由得莫名的看向大哥。

        我是急着去玉香楼,大哥你这是要干嘛……

        “那个……知行啊!”

        宁皓支支吾吾的喊宁晏道。

        “昨日你去县衙担任文书一事,我已跟县尊当面说过,县尊很是满意。只是你现在县学进学,多有不便,县尊一番思虑后,对你特别照顾,准你午后放堂再去县衙,若是有事,提前知会就是。”

        宁晏去县衙担任文书一事,宁皓倒是没忘。白天找个机会,就跟县尊朱澄提起。

        朱澄很是高兴,宁晏的本事,公堂之上,有目共睹!言辞犀利,且聪明机变。自己正缺这样的幕僚为自己出谋划策。

        县衙的文书一职,那只是形式而已。

        老朱不缺一个月几贯钱的开销,大手一挥,就把宁晏的问题解决了。

        跟着老朱这种大佬,虽然出息不大,但他对手下还是不错的。

        只是,一边上学,还要一边上班!

        这日子貌似有点苦逼。

        算了,谁叫自己穷呢。

        一个月八贯钱,那是钱吗?那是命!

        “有劳大哥!”

        “叔叔为何如此客气,都是自家兄弟。”

        嫂嫂扑闪着大眼,表示很满意。

        毕竟,现在宁晏也是县衙有正经工作的人了,这一点跨度很大啊。跟以前只会浪迹勾栏的形象,完全是天差地别。

        “妾身还要恭喜叔叔,这就让莹儿准备几个小菜,在家中庆贺一番。”

        云慧微笑着道。

        “如今莹儿这丫头,手艺是越发好了,都快比得上酒楼的大厨。”

        宁晏:“嫂嫂不必麻烦。”

        宁皓:“娘子不必麻烦。”

        嗯……

        云慧大大的眼睛,充满大大的问号。

        宁晏一脸幽怨,大哥你这是添什么乱吗?

        “嫂嫂,前些日子宁家身陷困境,今日县学同窗得知,特设宴为我洗尘,今晚就不在家中用饭了。”

        宁晏把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

        同学之间聚个会,这理由就很充分了。

        这年头文人之间的交际,非常重要,仅次于科举。士大夫有个很重要的圈子,便是同窗师徒。

        云慧点点头,然后大眼睛盯着宁皓。

        宁晏是要去跟同窗饮宴,这还说的过去,你呢!

        “啊……娘子是这样,前些日子我身陷囫囵,今日一番同僚,也是特意设宴为我接风,今晚我也就不在家用饭了。”

        不是!

        大哥你这样不好吧。

        宁晏眼珠子瞪的老大。

        同一个借口用两次,还无间隔,很容易被拆穿。

        嫂嫂看上去温柔贤淑,要是真的动起手来,咱兄弟两好像不太够她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