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百零七章:第八个任务——新五仙11

        莫依依心里想着事儿的功夫,马车已经摇摇晃晃的来到了衙门。

        从马车上下来,莫依依带着双喜红花进了衙门。

        一路上她们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衙门的内院,守县修士所居住的地方。

        莫依依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这小院的内部其实是个阵眼,整个县城的法阵的核心。

        莫依依踏进来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灵力被抽离,她稍微感应了一下后便明白。

        守县修士居住在这里,不光是为了能更好的控制和感应法阵的情况,其中最重要的应该还有为法阵提供基础运转的灵力!

        双喜和红花也在进来后被抽走了灵力,这种感觉并不好,就算顺着被抽走的灵力,双喜和红花有所感应,知道这并不是什么陷阱和危险,也依旧皱着眉头,十分不悦的样子。

        莫依依继续往前走,这小院面积不大,就一间房,房门现在是打开着的,一进来莫依依就看见了正坐在屋子里打坐的那位守县修士,以及盘坐在他身边的几个小童。

        莫依依进来后,这修士便睁开了眼睛,看见她后,脸上也带上了笑。

        “莫道友。”

        莫依依对其点点头,想了想后也回了句。

        “道友别来无恙。”

        那修士没有起身,依旧还是那副打坐的模样。

        他可能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失礼,因此面上带上了一丝歉意,和莫依依解释了一句。

        “很抱歉莫道友,我在为法阵提供灵力,现在不能起身迎接。”

        “无妨。道友这次找我们来是有什么消息了吗?”

        那修士点点头,想了想后说。

        “这一次传来的消息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三位道友分享一下。”

        说完这句话后他顿了顿,像是在组织语言,又像是有些难以启齿一般。

        过了好几息后,他才缓慢的开了口。

        “这次的事情牵连了好几个县城,朝廷那边已经有所察觉,正在布控局势,想要把背后之人一网打尽。虽然我这么说,可能会让诸位道友无法理解,但是我还是希望三位道友能不在插手这次的事情,先不要往下调查,以免打草惊蛇。”

        这便是要让她们三人不要多管闲事了!

        ……

        莫依依带着红花双喜离开时,她们的表情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莫依依是面瘫,双喜和红花便是不悦了。

        然而莫依依呢,她心中已经有了另外的计较。

        在要走出内院的门时,莫依依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小院。

        小院不大,在这凡间也算是灵气充裕之地了。

        她深深的看了良久,这才又抬起脚步,往外走去。

        这县衙好像很空,莫依依带人进来和带人出去都没瞧见什么人,她都带人快走到大门口了,才瞧见那个给她报信的衙役欢欢喜喜的进了衙门的门。

        因着是走回来的,这衙役的速度没有莫依依她们快。

        莫依依现在都打算走了,他才回来。

        瞧见莫依依这个出手大方的主儿,这衙役一下子就笑开了,看她们是要往外面走,连忙侧过身,给她让路。

        只是莫依依再看见他后,到是停下了脚步。那衙役看莫依依看自己,他也机灵,知道莫依依这是有事儿要和自己说,因此他往前走了两步,笑的异常灿烂。

        “莫小姐,是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莫依依把手伸到宽大的袖子里,作势从袖子里取了什么东西,实际却是在储物格里拿了一枚银瓜子。

        她伸手,那衙役连忙摊开手来接,银瓜子落手上了,他一看,脸上的笑就更真诚了!

        别看银瓜子不大,但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更何况这么大的一个银瓜子,本身也不是蚊子腿儿!

        能够有额外的收获,他怎么能不高兴?

        “莫小姐您说,只要是小的能办的,一定给莫小姐办的漂漂亮亮的!”

        “我在来贵县的路上救了两个身世凄惨的妇人。这两个妇人并不是我们县城的,也是她们命不好,受了不少磋磨。现在我救了她们,便想把她们拉拔出原本的泥潭,想要给她们一个新的身份……”

        衙役一下子就听懂了,这是想要再重新给那两个妇人落户啊!

        这事儿可大可小,当下衙役犹豫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莫依依继续在袖子里一掏,这一次取出的是一枚金豆子。

        莫依依把金豆子也放在了那衙役的掌心。

        “我知道这事儿可能会有些难办,但是若是你能帮我把事儿办好了……”

        莫依依没往下说,但是手掌心里,黄豆大小的,明晃晃的金豆子却代替莫依依把她没说的话给表达了出来!

        看着掌心里的金豆子,衙役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当下把手掌心一合,他脸上的笑再次变得讨好了起来。

        “当然,这事儿我肯定帮着莫小姐给办好。但是……莫小姐也应该知道,这事儿不好办,若是日后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要有不少人担责的,所以……”

        衙役看着莫依依,手指反复搓了搓,莫依依会意,便问。

        “要多少?”

        “一百两!若是莫小姐愿意出一百两白银,这两位的身份我肯定帮着给办好……莫小姐,您也不要嫌弃一百两贵,我这可不是随便要价的,实在是这事儿,要打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这价格贵吗?

        贵!

        其实想要在别的地方落户的方法有很多,最方便的一个办法便是以难民的身份去县城登记,然后换个新的户籍出来!

        难民这个身份,一般情况下衙门是不给办的,但是若是能给点钱,打点一下,也就七八两,最多十两就能办下来两张。

        因为难民落户确实也算是朝廷政策之一,算是合理合法的一种落户方式。

        但是这种落户方式有一个弊端,那便是需要当事人提供原本的户籍所在地。

        翠兰和大妞是莫依依从罪人村带出来的,她们哪儿有什么原户籍?

        就算有,她们这原户籍也说不得。

        胡乱说一个就更不成了,因为以难民身份落户的信息是要核查的,并且这份核查结果还要入档,以及需要原户籍的户籍官员的证实。

        这条路俩人走不通,那么就只能走另一个路子,那便是黑户落户。

        凡间的人口众多,总有一些人因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原因躲到山里去,然后在山里娶妻生子,繁衍出不少人口。

        这些人很少会到县衙登记,因此渐渐的就都成了黑户。

        因着黑户落户是要补缴税款的,流程也不复杂,因此府衙内还是比较愿意给黑户落户的。

        但是走黑户落户的路子,两个妇人加在一起也用不了五十两的税银啊。

        莫依依知道这衙役想要匡她的钱,五十两,他拿出十两来打点户籍官员就够了,剩下的就是他自己的银子。

        莫依依知道,却什么都没说,很爽快的取了两枚金元宝。

        一枚金元宝五两,两枚便是十两金,换算下来正好便是一百两银。

        这沉甸甸的金元宝落到了那衙役的手中,看的那衙役是眉开眼笑!连连说着好,肯定帮莫依依把这事儿办的妥妥帖帖!

        莫依依不置可否,只是在他最开心的时候,像是不经意间般的问了一句。

        “县城里的房子不少,但是人好像并不多啊。”

        衙役这会儿正在开心自己今儿大赚了一笔呢,开心的不能自抑,听见莫依依这话后也没多想,直接就回答道。

        “害,县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去了,因此看着才觉得人少了些,其实我们县的人并不算少,每年过年过节的时候也是人来人往的!”

        “打工?去哪儿打工了?”

        “哎,您不知道啊。在文都城,据说是文都城的城墙要加固,他们还打算建造一座高塔,挖一条河,特别缺人!那边是大城市,工钱也高,这消息还是我们县出去的走商回来说的,不少青壮都跟着他出去了!”

        莫依依大大的眼睛缓缓的,缓缓地眯了眯,心中再次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只是这是在县衙里,她没有在说什么,像是只是单纯的好奇似的点点头,随后就带着双喜红花离开了县衙。

        那衙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拿着金子就打算去给莫依依办事儿去了。

        这贵人家的小姐不等着也好,等他帮着把这事儿妥妥的办下来,再给她送过去,必然还能得到一次赏!

        衙役心里美滋滋,抬脚要往内衙走,却不想迎面遇见了李捕头!

        衙役连忙把手上的金元宝塞到了自己怀里,然后这才凑过去,和李捕头打招呼!

        李捕头那黑漆漆的眼睛扫过这衙役胸口的位置,那里鼓鼓囊囊的,他瞧见了却没什么反应,而只是问他。

        “那个小姑娘,和你说什么了?”

        衙役隔着衣服捂着那两个金元宝,被李捕头问了,他的表情讪讪的,最后咬咬牙,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之前他得到的那颗银花生,谄媚的塞到了李捕头的手中。

        “这不是,这不是那位莫小姐想给两个她搭救的妇人落户在我们县城嘛,您也知道,这种的落户特别麻烦,我得来的这些也是要打点出去的,我实际上也就能落个跑腿的鞋钱。”

        把银花生塞到了李捕头的手里,李捕头看了看那银花生,又看了看那衙役,有些肥胖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

        “她都和你说什么了?你又和她说什么了?”

        兴许是李捕头实在是太严肃了,看的衙役都忍不住有些心慌,连忙摇头回答。

        “没没没,我们就说了落户的事儿,这新来的贵人能问我个衙役什么事儿啊。”

        衙役隔着衣服摸索着怀里的金元宝,反复思考着当时李捕头站着的位置和看过来的角度,猜测这个贪财的李捕头到底有没有看清楚他当时捏在手里的金元宝。

        他知道,自己怀里的元宝肯定是藏不住的,一层薄薄的布料而已,外人肯定能清楚的看到形状。

        但是金元宝和银元宝的价值可不一样。

        若是李捕头没看见,那么他就当自己怀里的是银元宝。

        十两银元宝,给两个外来人弄个户口,这钱他确实没赚什么。

        但是若是让李捕头知道了自己怀里的是金元宝,那……

        衙役这会儿还寻思着呢,却不想余光中忽然看见了李捕头那放大的脸!

        衙役猛然瞧见还吓了一大跳,后退的过程中差点没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李捕头就维持着那副伸着头的样子看着他的慌张,直到这小衙役吓得脸色发白满头大汗后,这才缓缓的站直了,然后冷冷的交待。

        “这事儿快些去办,办完后就不要在和那人接触了。”

        衙役这会儿被吓得惊魂未定,听李捕头这么说,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

        “为什么啊。”

        李捕头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他看了良久,看的他再次缩起了脑袋,忐忑不已的时候,却忽然转身,直接就离开了!

        李捕头的反常看的这衙役莫名其妙,而马车里的莫依依,也在这个时候放下了手中的水镜。

        原本她用水镜查看县衙只是因着她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却不想因着这次的查看,让她发现了一件十分不得了的事情!

        莫依依把水镜收起,幸好她这探查法器等级高,县衙里又没什么厉害人物,这才没让人发现。

        但是难保会有一些对别人的视线过于敏感的存在,所以她不打算在用水镜查看了!

        水镜中发生的事情,同坐在一个车厢里的双喜和红花也看见了,但是她们俩不像是莫依依,俩人就是普通人族,而且也不是这水镜的主人,对于水镜内的画面还能有所感知。

        她们就是单纯的看了一段画面,看完后也没觉得有什么。

        所以这一路上,俩人该吃吃,该喝喝,等到了莫府的大门外,俩人一抹嘴,就从车上下来了。

        光看双喜和红花,看不出有什么发现。

        唯独只有莫依依,面瘫着一张脸,从马车下来后,视线先扫过停落在门口的石狮子头上的麻雀,后又看了看落在树枝上的麻雀,什么都没做,面瘫着一张脸,进府了!

        ------题外话------

        一万二更新完毕~

        欠更:7400-2200=5200+30000=35200-4100=31100-4100=2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