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字:
关灯 护眼

第2001章 潜入医院

        他执行任务时候都遵从上边指令,从来不会多问,但是也享受知道,就好比现在本城隍也想知道原因。

        “在这里,或许能捕捉到大鱼。”余生眼神伶俐,有一种缺认神色。

        能够有这样的机会,那必然是将目标人物一网打尽,但是这时候本城隍却是让看家,即便是知道原因,他也只是点了点头。

        每一个人或许都有自己的性格,余生说道,:“如果你不愿意,那我看家,你和黑蛮去,而且你放心让黑蛮一个人去么,必须是你或者我配合他。”

        有这么一刻有一个影子像是拍了拍本余生的肩膀,在很久之前,也有人这么说过这些话,所以他知道,一个上位者他们看的事情自然有其道理。

        分明刚才本城隍是有些不乐意或者气磊,但是现在露出一种坚定神色,他已经没有什么心理上的疑惑。

        “好把,我们今晚只能是这么多人,如果这地方来了侵入者,看人做事,是杀是打退随你。”

        除却一些因素之外,本城隍觉得都一样,只要来那就击退,这和击杀其实是一个概念,当他决定守护一个东西的时候。

        黑蛮自房间外走进来,刚好是看到两人交流,知道了本城隍今晚要留在这,他将身上的小刀给了本城隍。

        “这下可肯给我看了,以往问你借还不给。”本城隍说道。

        即便是余生,也能感觉到刀上的寒气,这是一把非常不错的刀经过特殊的淬炼,一般的合金都能够切开,锋利至极。

        但是现在却是被本城隍拿在手中比划,游刃有余。

        “你可小心一点,伤到了我可不出医药费。”这就更说明了刀的特殊,连黑蛮都叫他小心一些足以证明这点。

        “稍重既视,一闪而出。”本城隍甩了出去,直接定在一旁的木头桌子身上,总之非常快速的同时像是立在这上边摇动。

        本城隍淡淡一笑,“你看我这把玩技术,你还怕我被它伤。”

        来的人加起来,如果没有十个八个紧急情况,或许本城隍根本就不会使用出这种东西,除非是一些很强的人值得他出手。

        他行动很放得开,在那里比划房间里边也是想起了呜呜的风声,他一口气直挥动数招,当停下来时候,感觉浑身毛孔舒开。

        “哎,怀念刀战的时刻。”本城隍有些不平静,显然眼神火热,看向余生和黑蛮。

        黑蛮摇摇头,“别,都是自己人,想练手别拿刀子啊。”

        除却一般的用刀高手,对上本城隍的这种眼神,估计也会怯场,以他实力自然是很恐怖,可是余生则是淡淡一笑。

        即便本城隍很强,但是遇到余生这样的笑容,他也是一愣,甚至是呼吸之间都有节奏了。

        余生没有其他言语,直接是徒手攻击了过去,而本城隍用刀抵挡反刺了过来,房间里边顿时不能平静,只见谁也不让一步。

        黑蛮先是一惊,就看到两人打了起来,他试图去劝说和瓦解他们比拼,但是发现自己介入不进去差点受伤。

        他们将要执行任务,这是要做什么呢,什么时候练不好,万一伤到了怎么办,黑蛮内心担忧。

        这是一种霸气的对比,所有的情况都足以说明两人身手不凡,快速的挥刀者和闪避者如同那跟随一道魅影一般。

        “好了,你的走刀角度,我察觉到了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余生说出这句话之后直接是出手了,也就在这一刻本城隍手臂上一阵酸麻,传来痛感。

        黑蛮见到余生顺势接住了那刀子然后交给了本城隍。

        “还是你厉害。”本城隍感觉到前边的人呼吸平缓,他甚至还有余生都没有用多少实力就破了他的攻势。

        黑蛮准备的劝架没有实行,却是分出了胜负,他也是浮现一抹笑容。

        “好了好了,都厉害,都比我强。”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不希望本城隍钻牛角尖,他出现在两人身边,不断说出一些中听的话。

        本城隍有些黑脸,他不知道黑蛮出现会说这些话,那不表面自己小气,输不起么,这这种关键时候,他也是要面子的。

        “这些我都懂,不用开导我了,输就输了。”

        余生点头,“谦虚是好的,也是一中气魄,当然,内心要有进步的心。”

        在这时候,三人心照不宜,彼此又聊了一会。

        行动展开,余生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今晚行动不简单,且嘱咐本城隍必要时候保住安全要紧。

        这完全不像是平时余生会对本城隍说出的话语,也是让他本人和黑蛮一愣,只要是点点头。

        这是一个特别行动,以往来说进行这种大规模行动都是有许多人,他们快速的接近医院,余生准备好了攀爬绳索,游刃有余,没有一点悬念,他们翻了进来。

        “监控,一点钟方向,监控三点钟方向。”黑蛮说道。

        但凡现在,他们有一点机会,那么就需要破坏掉监控设施,余生听到黑蛮这些话语后心中有了一些底。

        几乎来说,要排除掉所有监控这似乎不可能因为距离太远了,但凡普通人来做这事,或许早就有劝退的念头。

        到了现在,余生没有选择,直接拿出狙击枪,他特殊打造这东西,能沟通身上血脉气息进行加强还有减弱威力。

        这得是多么严谨事情,使得他使用了狙击枪,黑蛮也是有些郑重之色,在一旁趴着没敢动弹。

        簌簌风吹过来,余生用口香糖塞进了弹孔,然后吧石子放进去,扣动扳机。

        这是要把监控器打爆的节奏,让黑蛮不知道如何说了,或许余生得给他解释一遍才行。

        一股气息弥漫,从枪口出去的口香糖直接扒拉到了隔着十多米之外的一个监控头上盖上去了。

        黑蛮有些迷一样的眼神足以看出这一枪的精准和惊艳,因为那角度太刁钻了,仿佛像是不可能但是被余生射击到。

        “走吧。”

        余生轻语,他直接出现跳跃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然后示意后方黑蛮跟上。

        每过一个地方,余生都要默默等待一下,他长出了一口气,精准落地之后这里没有眼线,当即挥手让黑蛮过来。

        月光和灯光垂落下,他们穿着隐藏身形衣服看起来像是一个黑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行动迅速。

        连一些特殊的防控他们都能跨越过,这些自然是小意思。

        然而,黑蛮却是停下了脚步,紧张神经有些难耐,他看着余生前方方向,既然有一条黑狗在睡觉。

        很久之后,那只大狗翻了个身子,压住了下方的铺垫和铁链,发出微微的细腻声。

        这种内敛的气息,说明这只狗肯定是品种狗,余生也意识到了什么,不过瞬间又明白过来。

        没有一个人,敢大摇大摆的从这里经过,即便是跳跃过来都会遇到这样的猎犬,不然这里怎么会这么安静没有啥人值班呢。

        然而,余生却是发现狗窝子里边有肉和骨头,同时还有一个盒子似乎像是香料。

        他身子靠前闻了闻,这是一种特殊香料能够麻痹个嗅觉对于这种灵敏强度很足的猎犬是克制。

        这让人无法想象,会有谁这么干,余生深处这样条件下也是无语,如果不是狗子贪睡鼻子不灵他们都暴露了,只要对方叫一声就会有人来。

        最后观察,余生发现值班室里边传来的呼噜声瞬间明白,估计这些家伙事不想狗子打扰他们休息所以才搞的这出。

        所谓的富贵险中求,余生也招招手让黑蛮跳过来,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让对方内心忐忑。

        黑蛮有些无语,他这么一条不是暴露了么,他有些迷茫,整个人发傻起来。

        余生在次招手,并且露出一副果决的样子,那意思是黑蛮若是不过来他就自己行动了。

        若非这样,黑蛮还真的不敢过来,他身在这样条件下,首先考虑的是彼此行动的安危,但是在余生确定安全情况下他看开了。

        完整一段跳跃,从围栏上直接到点,重要的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到底还是跳了也做到了,余生也点了点头。

        到了这一刻,余生不可能有所停留直接是闯过去防控,即便是一些红外线或者是以气息感应出来的陷阱,他都闯了过去。

        余生没有将这些当成什么磨砺,而对于黑蛮来说却是一些经验,因为他在行动中也接受了余生的一些理念甚至是行动中的经验。

        这一步,光是学习,都让他大有所长,这是在平时训练中体会不到的。

        没有人天生就会,就好比酝酿一件事情,不可能一开始十全十美,只要有心都可以学的好,余生也是点了点头。

        这些关卡的设置,不知道难倒了多少人,所以这种陷阱本来就是给一些特殊闯入者安排的越是技术强的科技陷阱,越是让人害怕,所谓的防控做到这一步,余生是觉得做到家了。

        前方,传来一阵阵气味,像是一些消毒药水或者其他药品的气息,但是元素周期表还有其他周期表都背下来的余生怎么会不不知道,普通的药品或者化学反应根本反应不出这种气息。

        唯有一些特殊的东西,新的实验新的原料能够如此,当然这种实验也伴随着风险和牺牲,那群人又开始了,迫使他们刻不容缓行动。

        一块巨大的镜子挂在这楼房的前边,像是投发一种诡异,以他为中心,所有设备像是向他靠拢,这是最后一个防控,光感传播。

        余生像破坏掉这东西,然后万无一失进去,就在他准备动手时候,前方有人经过,他们穿着黑色西装。

        黑夜中,他们从余生身边经过,然后被撸了进后车中打晕,他们不想让人见到这一幕,所以快速的换装,同时又在车子的镜子上画了点妆。

        余生手艺不错,在这么简单条件下,还是让黑蛮化妆成有七八分像一杯打到巡逻的人,而余生更是在脸色比划,化妆笔过后他们同时出去,这期间也是进入到了那道门。

        在门一侧那镜子通过时候,他们感觉像是有一双眼见在看着他们,不过却放他们过去了,没有产生反应。

        掀开假发,余生露出一个笑容,早已化妆成熟他们混迹了一队人进入了电梯中。

        两人并肩而行,其他人也没有注意到他们,每个人像是木偶一般例行公事,仿佛这样的夜班让他们上腻了,直到来到一层楼梯后才走了出去。

        余生他们放缓脚步,到后边跟随,然后来看到了一件房间,直到看到上边的东西,都是一些化学制剂。

        这些工作者目光低至,没有抬头看任何人,像是一个疯狂研究者,不停的在实验,沙哑的声音只是时不时用来交流,而他们来的这些人配合着拿东西和打扫卫生。

        灯光下,这些身影像是行尸走肉,他们所给人感觉像是没出过实验室,身上乱糟糟的,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何这么拼命,包括余生。

        “为何还不成功,什么时候才能配对。”一个不甘心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玻璃瓶子破坏的声音,那人像是疯狂了起来,眼中充满血丝。

        一个脚步声而知,两个脚步声而至在这个人面前停留了下来,并出手阻拦了他。

        这里的人早就成为一种麻木不仁情况,甚至看热闹回头的工作人都是少数,他们浑身都是一些化学药水,一只手只是微微摇动看里边东西。

        余生意识到,这些人可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或者是有其他问题,不然不会这样,更甚者他们是被强迫的。

        “吵什么,不想干了么。”

        一只手探过来抓住了这人的手,他半边脸侧着,对研究者说道,“当初说好的条件,你不记得了么,以为是开玩笑。”

        那人说完之后把做实验的人扔到一边角落。

        那被扔角落的人热泪盈眶说道,“给了我几百万又怎么样,这个钱不要了,我要自由。”他跪着来到那人面前说到,“让我走,我一分不要。”

        那穿着西装人点头,“满足你的愿望。”

        只见通过说我之后,随后拿出了一支手枪对着那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