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她在现代当影后
字:
关灯 护眼

056 水军

        虽然知道是开玩笑的性质居多,但林予初还是不太能够习惯。

        她轻吐了一口气,往下继续浏览着弹幕。

        弹幕里面除了质疑她是摆拍的评论居多以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好评,多是围绕着服化道好看、曲子好听在评论。

        “初”以免费的形式进行出品发行,一共发行了两个版本,一个是不含MV,只是纯音乐的无损音乐,另一个就是此时正在播放的MV了。

        林予初看完MV之后又听了一遍纯音乐的版本,琴声清脆,曲调行云流水,听起来非常有感觉。

        虽说用不着再特意跑一趟清远山庄,但林予初还是给刘原发送了一条曲子已经出品了的消息。

        退出社交软件的界面,林予初心血来潮,忽而想看看微博上的评论是怎么样的。

        下午的时候,秦洁问她要了手机,把这则MV发送到了微博里面。

        登陆微博,她的手机卡顿了好一会儿才成功进入页面。

        经过一下午的发酵,以及温灵等人的转发,消息那里已经显示为999+了。

        因为她和温灵是互关状态,所以能够在关注页面看到她的转发。

        她先是到温灵转发的那条动态下面评论了两个小爱心,然后才点进评论看了看,大家反应不一。

        “我太吃林予初的颜了,五官全都长在我的点上,她也太好看了吧!”

        “她弹古筝的画面到底是为了视频效果,还是真的没用义甲就弹出了这么高超的手法啊?”

        “同问!”

        “等等,只有我才注意到小绿音乐上面作曲和编曲都是林予初吗?!!”

        “什么?你不说我还以为她只是出演了一个MV呢,我去看看。”

        “曲子非常好听,但是怎么没填词呢?呜呜呜,万人血书求填词!!”

        “不行啊,我快顶不住初姐的盛世美颜了,我要出轨了,感觉对不住我家温灵。”

        “啧啧,盛凰未免也太捧林予初了,该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吧……”

        “你这话就说得搞笑了,盛凰不捧自己旗下的艺人难不成还来捧你?算命十元一次,你算什么东西?”

        有人为林予初发声,当然她并不是林予初的粉丝,纯属是觉得她当初在那么艰难的境地下都没有屈服在资本的力量之下,没道理会为了红而出卖自己的身体。

        她不小心刷新了一下评论,结果发现刚才看见的评论已经沉底了,这会儿涌上来的几乎全都是在说她不会弹古筝就不要装逼的水军。

        “手法可以学,但是不会就是不会,不要只是刚学会了一点手法,就拿出来说自己会弹古筝好吧?真是装模作样!”

        “这曲子挺好的,在哪儿买的,要不跟我说说呗?”

        “纯路人,本人恰好会一点点古筝,就林予初这手法,妥妥的是在装逼,不佩戴义甲根本就不可能用出这种技巧。”

        “感觉她挺做作的。”

        小绿不太绿:“根据之前网民们扒出来有关于林予初的家世,可以客官分析出她家境不怎么样,甚至是非常贫穷,那么有意思的就来了。

        众所周知,她奶奶长年住院,家里的钱基本上都给她奶奶治病了,她真的能狠心到不顾自己亲人拿这笔治病的钱去学习古筝吗?

        林予初来回辗转于各个片场当武替的事实告诉了我们,答案是不能。了解了上一次选角门的前因后果之后,我就成了她的粉丝。说实话我挺佩服她的,甚至是欣赏她的,但是怎么说呢……看见这个MV之后让我感觉很失望,她可以不会古筝,可以学,但是不能只学了一点皮毛就拿出来班门弄斧,一点都不诚实。”

        看到小绿不太绿这个ID的评论,林予初眸光顿了顿,一脸若有所思。

        这个小绿不太绿嘴上说着是她的粉丝,甚至为此还拿出了上次的“选角门”来作为例子,来赞美她林予初坚韧、能吃苦、不畏资本的高洁品质。

        实际上却是在借此来内涵她空有一些特质,但内里却是个弄虚作假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大家去粉她。

        这个人的言行,倒是挺像之前苒苒跟她提过的高级黑。

        “作曲和编曲不都是林予初吗?她都能作曲了没道理是假弹吧?MV里面没有佩戴义甲应该是为了让视频效果更好,再者说不买古筝的话,学费一年最多也就几千块钱,这能有多贵?麻烦你回去多读点书吧。”

        还是有网友站在林予初这边为她说话的,不过这样的评论很快就被淹没了。

        指尖往下滑动,映入眼帘的都是这样的评论,而且评论时间全部都在几分钟之前,像是有组织、有纪律有、规划的在恶意抹黑她。

        这些水军是收了谁的好处,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自她入行以来,得罪过的人也就只有赵怀宇一个。

        赵怀宇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够抹黑她的机会。

        不过……

        赵怀宇请水军来黑她的举动还真是来得及时,在省下一笔钱的同时,还能踩着这些水军来提升她的曝光度。

        林予初唇角微勾,心里已是有了主意。

        这时,秦洁的电话打了进来,她或多或少猜到了一些秦姐的来意。

        “初初,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没有。”林予初语调很冷静,心情并没有被那些评论影响。

        她这么说,秦洁顿时就明白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了。

        秦洁从林予初的语气里听出来她并没有受网络上的评论影响,心里松了口气。

        遇事沉着冷静是好的,就怕她这边还在想对策,结果林予初那边已经和网友ballt起来了。

        “好,我知道了。这样,网络上的舆论风向先不管,等它发酵一段时间,我们再准备一场直播。”

        林予初可是真材实料会弹古筝,秦洁自然不怕赵怀宇请的那些水军,不仅不怕,她甚至还要让林予初踩着赵怀宇的肩膀上位。

        在听到秦姐说先不管网络上的舆论的那一刻,她就知道秦姐跟她想一块儿去了。

        林予初轻笑出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