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快穿:系统有的是力气和手段
字:
关灯 护眼

死对头是学渣,我也是(四十)

        学长导演对梁佑说:“晚点走,等会拍完了,我们一起去外面庆祝一下。”

        梁佑微微笑了一下,她说:“晚上就不一起吃了,我男朋友等会在来接我。”

        她话说的声音不少,特意就是为了让程航听到。

        目光看向程航。

        程航正在补妆,化妆室在他脸上拍粉扑,他眼睫毛像一排小刷子,肌肤比梨花还要白。

        坐在化妆镜前,他眼睫毛眨了眨,没有什么动静,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沉静。

        但他很显然听到了,因为化妆师转过一张大脸,八卦的看向了梁佑。

        其实在场的人听到这句话,脸上带了八卦的神色,只是大家都不好意思开口问。

        学长导演听到这样的回话,显然也很想八卦,但他还是没问,只是在忍了一会说:“啊,这样啊,那好吧,下次一起吃饭也好。”

        导演看向化妆师:‘妆快点补,要赶着收工了。’

        化妆师连忙加快了手脚。

        接下来,程航在镜头前表现的不太好,导演在边上喊:“程航,你要表现的是一种释然的感情,你脸上什么表情都不带,让观众怎么带的进去?”

        程航在树下,看着摄像机后面的导演说:“不好意思,重来一遍。”

        但第二遍程航还是和之前一样,导演见他状态不好,对程航说:“学弟,你先休息一下,调整状态,我先让他们拍下一场吧。”

        程航点了点头。

        下一场戏是女主和男主的,场地在这所破旧中学的操场,大家转移阵地。

        梁佑已经拍完了,她在操场边上,找了一个有树的地方乘凉,坐在小马扎上,程航坐到梁佑的旁边。

        这时候没有旁人,就梁佑和程航在这一片阴影地。

        梁佑很怕自己这种缺德操作被程航打,所以紧绷了身体,装作看着拍戏的地方,一动不动。

        程航的视线一直强烈的看着梁佑。

        两人在原地坐了足足两分钟之久。

        程航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他问:“你男朋友是谁?”

        这声音紧绷肃冷,就像是一场暴风雪那样冷。

        梁佑找了找自己的气势,猫猫头转头看向程航,理直气壮的说:“闻野啊。”

        程航手里拿着一瓶水,他手拿着那瓶水,眼睛是冷冽的弧度,久久的看着梁佑。

        他的眼睛漂亮又太过冷漠。

        他说:“梁佑,这又耍我是不是?”

        只有他一个人用了真心,只有他每一次都傻傻的上了当。

        他还是优雅而得体的,只是看着梁佑的眼神深刻神伤

        梁佑一脸的不在意,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是你一定要误会我。”

        “那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招惹我?”

        “看你不顺眼!”

        心碎没办法,她是领着任务来的,不能因为帅哥伤心就不撕了。

        说着话,闻野却突然出现在了梁佑面前,他站在几米开外的跑道边上,阳光撒在他身上。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加灰的衣服,是渐变层,下面的灰色更像是银色,一身很酷的打扮,右手插在裤兜里。

        头上带了个棒球帽,露出不多的白发,眼眸很冷淡。

        他看到梁佑和程航在说话,走了过去。

        梁佑见他来接自己了,就站了起来,向程航这一波宣传好了。

        程航估计得伤心一下,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应该就会向自己开撕了吧,梁佑表示很期待。

        梁佑没理程航了,拿着包包从小马扎上起身。

        导演在不远处忙着拍戏,梁佑没有打扰他,她低头给导演发了挑信息,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对闻野说:“我们走吧。”

        闻野点了点头,淡淡的说:“嗯。”

        他转了头,和梁佑并肩而行,往校门口走去。

        梁佑只觉得背后程航看向的视线,如锋芒在背。

        闻野的手在走路的时候是小幅度摇摆,动作不大,他的手是男性的手,和梁佑不一样。

        梁佑的手雪白,手臂纤细,而闻野的手则黑上一些,手臂看起来就很有力的样子。

        梁佑盯着他的手看了几秒。

        然后为了在程航面前表现一番,她很自然的,就主动的牵了闻野的手。

        拇指浅握着闻野的拇指背,剩下的四根手指像是缩入一个宽大的怀抱一样,她的手指钻进了他的手心。

        被暖暖的体温覆盖着。

        闻野顿了一下,没有拒绝这种靠近。

        梁佑也觉得他不会拒绝,所以很水到渠成。

        两人手牵着手走了一段距离,路过拍戏的旁边,学长导演很大声的在说:“咔!你们俩怎么回事?”

        他这话不是对着梁佑和闻野说的,而是对着主演说的,恰好视线落在一边,学长导演看了梁佑和闻野牵着手在边上。

        隔了一段距离,梁佑都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八卦味道。

        导演是众人的中心,导演看了过来,众人也看了富哦来。

        学长导演说:“你们走了啊?”

        梁佑隔的老远,大声的回他:“嗯!”

        闻野手中是梁佑手心凉凉的温度,他握了握。

        学长导演大声说:“那你们走好啊。”

        梁佑:“嗯!”

        导演看向闻野的时候,眼中很是八卦。

        闻野隔着老远看他,对他浅浅的点了一个头,算是打招呼。

        走的这段路通往学校外面,很长。

        梁佑看闻野不说话,百无聊赖,视线不经意的看到自己的粉色猫耳朵包包。

        这是一个很小的包包,只够装个手机,椭圆形。

        梁佑看了看闻野帅气的帽子,灰色的衣服,很酷的走姿。

        心想:这样的型男,就应该背粉色包包。

        她抬头无辜的看向了闻野。

        闻野感受到她的视线,目光垂下来,他这个角度看,眼睛薄凉的就像单眼皮。

        梁佑小小的头,一张脸干净可爱。

        她搞事情说:“这个包好难背,你帮我背包吧。”

        闻野没有具体的行动,只是看着梁佑,边看边走路。

        梁佑为了让型男背上粉色包包,不则手段,说:“他们谈恋爱都是这样的,男朋友会帮女朋友背包。”

        闻野脚步慢下来,最后停住了。

        他有些敷衍的说:“嗯。”

        然后伸出一只手,放在梁佑面前。

        梁佑把自己的包拿下来,递给了闻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