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快穿:系统有的是力气和手段
字:
关灯 护眼

死对头是学渣,我也是(三十九)



        梁佑上车,做到了闻野的副驾驶。

        车上放了歌,以至于不说话也不至于尴尬,梁佑看着窗外发呆,外头丝丝凉风,甚至有些微微的凉意

        车形行驶了一段时间,在红绿路口等车的时候。

        闻野突然问梁佑:“你和吴昊还有联系吗?”

        梁佑回神,转头,从窗外看向闻野,他开车的姿势很帅,一只手倚着车窗,一只手控制方向盘,脸看着梁佑这边。

        梁佑:“没有联系了。”

        高中毕业,除了玩的很好的那部分人,其他的都是不联系了的。

        闻野说:“哦,那你知道吴昊的生日是21号还是23号吗?”

        他说这话是试探,他不确定梁佑是单纯的觉得自己特殊,所以记得自己的尺码。

        还是只是因为她记性好,所以这样的细枝末节,她也记得。

        梁佑说:“23号。”

        按照常理来说,梁佑不会记得吴昊的生日。

        因为他们一起玩的那年,四月已经过了,所以梁佑没有给吴昊过过生日,她又三年没和吴昊玩。

        可是她记得。

        所以对自己的那份好,并不是独家的。

        闻野淡淡的应了一声,说:“嗯。”

        人有时候不应该想的太多,有的时候反而是不知道的好。

        车驾驶到梁佑在的小区,闻野找了个停车位。

        梁佑说:“谢谢你送我回来。”

        梁佑大一住在学校,但宿舍的很多人谈恋爱后搬出了宿舍,宿舍条件也不是很好。

        所以梁佑大一下学期就搬出来住了,平时去学校,她都是坐公交地铁去学校。

        闻野点了点头。

        梁佑:“那你路上小心。”

        闻野偏头看向梁佑,最后眨了眨眼睛,认真的对梁佑说:“好。”

        梁佑潇洒的走了。

        但闻野的车并没有发动,旁边是几株野草。

        他还是觉得喜欢梁佑很好。

        最初认识梁佑,他就知道她聪明,会记得自己的喜好。

        他那时候觉得被这个优点深深吸引。

        因为他有一个俗套的家庭背景,父母离婚,母亲在乎的是新家庭,并不关心他和妹妹。

        父亲爱赚钱,但是不顾家。

        他会自己照顾关爱妹妹,但没有人照顾关爱他。

        他想梁佑这样的人,会毫不费力的记住喜好,也就意味着会记住无数个,那她肯定会关心自己。

        后来,后来是一厢情愿,他放弃了。

        可是命运这样奇怪,从前你求都求不到,又来又这样轻而易举的。

        她来到了他身边,他连这样的梦都没有做过,现实却能比梦更梦幻。

        她坐在他身边,给他送礼物。

        时隔多年,记得他的鞋码,就算不是刻意的,就算是记得所有人的,但,也同样记着他的。

        也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路上小心。

        她的身上还是有那些好处。

        他还是被这样的好处吸引。

        打开手机,梁佑真的换了他的照片当头像。

        他凝视了良久。

        和闻野吃饭过后,闻野还是没有出现在梁佑面前,换头像也只有梁佑一个人换了,仿佛是梁佑一个人的心甘情愿似的。

        这几天闻野也没有找过梁佑。

        梁佑:救命,如果这是一个真心喜欢闻野的姑娘在和闻野谈恋爱,那对方会被他这样的态度冷走吧。

        周五的时候形体课,又到了一周一次的称体重环节。

        每每到了这时候,班上的同学总是很紧张,有的人甚至会为了轻上一点去理个头发。

        老师站在教室前面,面前一个电子秤。

        同学们拖鞋拖袜,把口袋里装的东西都拿出去。

        教室里常常听到:“你可能我怎么可能是某某斤,我明明是某某斤。”

        梁佑已经不垂死挣扎了。

        她上次吃了一顿,胖了两斤,这两天没有减下去,已经做好罚款准备。

        到梁佑的时候,梁佑淡定的站了上去,按照惯例,她是脱了鞋的。

        老师见梁佑又胖了,还一次胖了两斤,顿时火大,说:“梁佑,你出名了就得意了?平时不注意节食,你是打算胖成一个球是吧。”

        是的,梁佑是惯犯了,每个月,她总有那么两次管不住自己,导致长胖罚钱,再默默的瘦下去。

        老师知道梁佑不把罚钱放在眼里,毕竟有名气的,谁没有钱了。

        于是这次体重称完之后,老师宣布了一个新的玩法:“有的人不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那看来是我罚的不够狠,那就这样,这次不罚钱了,我们换点别的。”

        “重一斤一千个小跳。”

        小跳是芭蕾舞中的一个基本动作,要双脚成一字,慢慢蹲下去,优雅起跳,又迅速落下,脚腕脚背脚尖全程都得绷直。

        虽然一个小跳用时也就几秒钟,梁佑重了两斤,当天下课被老师盯着小跳。

        足足用了两个半小时,她的脚酸的仿佛没了。

        这个教训实在是过于狠了,所以梁佑发了朋友圈,一个脚红的照片,配上文字:我好可怜。

        她这么发,其实也是在给闻野给自己找话的机会,看他究竟会不会找自己。

        但闻野嗯……母胎单身就是这样吧。

        梁佑表示:尊重并且理解。

        两人就又四天没有说话,到周末的时候,梁佑不得不找闻野了。

        因为正事来了,这周末上去那个短剧要杀青了,梁佑还有两场戏没有拍,周末就赶出来了。

        程航周末也会去。

        梁佑要带着闻野到程航面前去晃一圈,以表示自己是真的不喜欢他,以迎来新一轮的互撕。

        周六晚上的时候,梁佑给闻野发消息:“你明天有空?”

        没空的话,那只能另做打算。

        闻野没过一会给梁佑回了信息,问:“怎么?”

        梁佑:“明天你跟我到程航面前晃一圈。”

        闻野:“行。”

        这就是有空了,梁佑给他报了地点,说:“明天我和程航在那边拍戏,等要结束的时候,我给你发信息。”

        梁佑:“好。”

        周末拍戏的时候,程航的状态有点不对,连拍了好几条都没有过。

        梁佑考虑到今天要来放个大招,也没有嘲讽程航。

        只是在边上看着,她自己拍的那几条倒是很顺利,比别人早一些完工。

        学长导演对她说:“晚点走。几天拍完了,我们一起去外面庆祝一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