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圣女请安分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八章 我可以拥抱整个世界

        紫霖圣地距离洛城并不算是太远,无非就是百里的距离而已,外加上花冷月的契约魔兽是以速度著称的迅鹰。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花冷月便是到了紫霖圣地。

        回到紫霖圣地,花冷月径直往圣女峰赶去。

        因为花冷月有圣女峰的亲卫令牌,圣女峰的法阵对于花冷月来说没有丝毫的禁制,一路上畅通无阻。

        也同样是因为前辈说的那句“不要被其他人看见”,花冷月自然也是避过了圣女峰所有侍女的视线。

        走进了圣女殿下的闺房,花冷月小心翼翼地将魔剑剑鞘取出,再将其放下。

        做完一切之后,花冷月小心翼翼地退出,不留一点痕迹。

        离开紫霖圣地,花冷月那冷冷的小脸上带着月绒花开的喜悦,尽管这个任务很简单,但是这是前辈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

        自己完成了,就很开心。

        带着喜悦,花冷月想要往洛城赶去复命。

        前辈,会夸我吗?

        ......

        “少宗主!你这是肿么了!”

        “少宗主啊!你怎么吐血了!”

        “少宗主!”

        洛城郊外,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结果中途还被一个玉璞境界女剑修追上!

        那漫天的紫色剑气,很明显是紫霖圣地的圣女!幸好这个黑龙宗少主拿的是宗内至高秘宝,跑的够快!

        “不要废话!摆出龙音阵!我要与宗主通话!”

        “是!少宗主!”

        很快,龙音阵摆好,在一个法阵之上,一个老者的面容显现!

        “吾儿啊!是谁将你重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自己唯一的儿子狼狈不堪的模样,黑龙宗宗主很是悲痛!

        “回父亲!今日我们诸位长老在洛城......”

        龙硕将院中发生的事情一一说明,半柱香之后,只听见的黑龙宗宗主龙石更大怒!

        “岂有此理!那歹人竟敢抢我魔剑剑鞘!毁我儿灵根!气死老夫了!老夫要发飙啦!

        硕儿,那人功法可有透露来自何宗何门?大致是何境界?”

        “那女子并未使出宗门功法,只不过是随意挥了挥匕首,主要是一个男子暗中相助。

        而那男子功法不明,境界,至少上五境!不过儿也猜测他是紫霖圣地之人!因为儿在逃离之时,遭遇紫霖圣女的追杀!”

        “紫霖圣地.......”老者陷入了沉思。

        “此次是儿办事不利!折损了几位长老,还请父亲责罚!”龙硕单膝跪地,嘴角鲜血都没干,看起来颇有些壮烈。

        “此次不怪你,我也没想到,紫霖圣地竟然会注意到我们的行踪。

        不过也好,为父可以松下一口气了。

        硕儿!你先好好养伤!魔剑唤醒计划如期举行!”

        “可是父亲,魔剑剑鞘已经......”

        “哈哈哈。”法阵中,传来龙石更的大笑,“吾儿,你可知魔剑又称何剑?”

        未等龙硕回答,龙石更自问自答:

        “魔剑又称黑龙剑!为我黑龙宗开宗鼻祖之魔兵,奠定我黑龙宗四大魔门之基础!没了剑鞘,我宗依旧可以唤醒魔剑!

        而现在,无论对方是谁,皆以为我黑龙宗失去剑鞘,无法唤醒魔,都在大意!殊不知!这才是为父我使出的障眼法啊!”

        ......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回到家,和妻子一起用完午餐后,看着妻子站在院中大榕树下发呆,林寻笑着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妻子柔软香香的身子。

        握住丈夫宽大的手掌,姜清裳靠在丈夫的怀中:“遇到了一点小小的困惑,没事的。”

        确实是遇到了一点小小的困惑。

        得知黑龙宗聚首的事情后,姜清裳已经是赶了过去,然后就感受到黑龙宗的功法气息,有人在以法宝逃遁。

        姜清裳倾力一剑,可竟然还是被他跑了!

        回到那个院落,除了打斗的痕迹外,留下的不过是几具尸体,检验伤口,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仙法导致的。

        这让姜清裳一下子有些琢磨不准了,她不清楚到底是谁和黑龙宗那些人打了起来。

        而且黑龙宗几个长老的境界都不低,至少元婴。

        就连自己也得多花一些时间。

        可是一得到消息后,自己赶过去,总计不到一炷香,那些人就被解决了……

        究竟是谁?有如此实力?

        “困惑?需要我帮忙吗?”

        姜清裳还在发呆时,林寻在妻子的脸上亲了一口。

        在林寻看来,自家妻子遇到的事情无非就是洛城的一些琐事而已。

        “不用的,我会处理好的。”姜清裳在丈夫的怀中挨了挨,缓缓闭上了眼睛,“你心情好像挺不错的,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嘿嘿嘿,不瞒你说,我今天拯救了世界。”

        “夫君一介凡人,还能拯救世界?”

        在丈夫的怀中转过身,少女噗哧轻笑,轻轻点了点他的眉心。

        “那可不。”

        林寻依旧得意。

        自己拯救了洛城,洛城中有你,可不就是拯救了整个世界吗?

        不过林寻没有说出来就是了,英雄嘛,不留名的。

        少女柳眉轻弯,扑闪扑闪的大眼眸似水温柔,也不在意自家丈夫的中二,侧脸贴在丈夫的胸膛上,伸出藕臂抱住自家丈夫,静默不语。

        初秋微凉的清风刮过院落,轻扬着少女裙摆。

        林寻的鼻尖萦绕着少女淡淡的清香,微黄的树叶缓缓飘落,落在二人的脚边。

        少女就一直这么抱着林寻,也不松开,也不说话……好像要一直这么抱下去,直到永远。

        林寻眨了眨眼,抚摸过妻子的发梢,有些疑惑:“怎么了?”

        “你不是拯救了整个世界吗?”

        少女俏声道。

        “我可没我家相公那么大的能耐。

        但是。

        我可以拥抱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