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大周斩妖人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他何曾见过此等大人物发威?

        一时间,管家惶惶不可终日。

        “回去告诉王县丞,只此一次,若是下次还有如此小事儿劳烦我,他这个县丞也别想干了!”许太守呵斥道。

        连一个县域斩妖司的斩妖使都解决不了,求到了他的身上。

        这样的县丞,留之有何用?

        管家擦拭了一番额头上的冷汗,忙说道,“太守放心,我回去一定禀告县丞。”

        “行了,滚吧,别打扰我休息!”

        许太守大手一挥。

        管家弯腰起身,匆匆的跑了出去。

        ……

        时间一晃到了两日后,安西府城门前,大儒许师离去。

        一同来相送的有安西书院的学子以及白院长,人群中有位身着黑衣的男子颇为醒目。

        那男子身高九尺,腰佩黑刀,端的是俊朗非凡。

        “诸生就送我到这里吧。”

        许师看着众人说道,“诸位珍重!”

        “丈夫非无泪,不洒别离间!老师珍重,学生陆守诚恭送恩师!”

        陆九章弯腰拱手。

        “守诚,我离去后,莫要耽误修行!”

        许师欣慰道。

        “拜别许师!”

        数百位儒生弯腰拱手。

        许师颔首,嘴中念念有词,他整个人逐渐漂浮到空中,飞速离开。

        眨眼间就消失在天边。

        “守诚,你是许师的学生,亦是安西府人士,以后安西书院永远对你开放。”白院长看向了陆九章道,“若是有了空闲,可来安西书院寻我,讨论诗词歌赋!”

        “白院长放心,守诚有时间了,一定会去叨扰。”

        陆九章拱手道。

        闲聊了几句,众人便分别了。

        陆九章回到了小院之中。

        白小粟正在烧火做饭,一旁的大黑狗在指挥。

        它也是瞎指挥,灶房里全是烟雾,呛的人不舒服。

        “咳咳……你们要是不会烧饭,就别烧了。”陆九章咳嗽道,“实在不行,出去找家客栈随便吃点。”

        “九爷,这怎么行?”大黑狗摇了摇头,“我这是在培养白家妹子。你说咱们在城里还好,要是到荒山野岭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哪儿找客栈吃饭去?”

        “行吧,那你们继续培养,我出去吃了。”陆九章朝着外面走去。

        等到把白小粟培养出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今天这顿饭肯定是不用想了,就算烧出来,估计也糊的没用了。

        “九爷,等等我,一起,一起!”

        大黑狗追了出来。

        没多久,白小粟也追了出来,还有那独臂恶汉。

        三人一狗去了最近一家客栈,准备用点膳食。

        刚走出这条巷子没多久,一位女扮男装的女子,朝着众人走了过来。

        这女子陆九章有点印象,正是安西府千机楼的那位赵主事。

        “陆斩妖使!”

        见到陆九章,赵主事还是很恭敬的。

        她还不知陆九章将令牌还给了应天酒楼。

        “赵主事是来寻我的吗?”陆九章主动问道。

        “之前陆斩妖使委托莫护卫打听一人,莫护卫因去执行公务,所以又托给了我。”赵主事说道,“那人有着落了,不过……”

        “不过什么?赵主事但说无妨。”

        陆九章说道。

        “那位叫暮云姑娘的人,数月前的确出现在安西府,在一家名为迎花坊的烟花之地呆过一段时间,但是在上个月的月底,人就消失了。”赵主事说道。

        “消失了?”

        陆九章震惊。

        按时间算,上个月的月底,应该就是自己来安西府的前两天。

        这中间是否有何巧合?

        “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吗?”陆九章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我可以带陆斩妖使去迎花坊一趟,找老鸨问问。”赵主事说道。

        “行,那先去迎花坊。”

        陆九章看向了大黑狗和白小粟,“你们先去吃饭吧,不用管我。”

        闻言,独臂恶汉眼神火热。

        不带大黑狗可以理解,它是妖兽。

        白小粟是女人,带上也不合适。

        莫非要带自己去迎花坊?

        早就听闻安西府的烟花之地是销金窟,亦是温柔乡。

        但说来惭愧,独臂恶汉还没去过。

        “你也不用去了,跟着大黑狗一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陆九章吩咐道。

        “九爷,我跟着你能打下手,帮您处理……”

        “听不见我的话吗?”

        陆九章瞪了独臂恶汉一眼。

        当下,独臂恶汉不敢说话了,乖乖的退到一旁。

        赵主事带路,陆九章和她一同前往了迎花坊。

        ……

        房间内,老鸨指着一间空房说道,“这间就是那暮云姑娘住的地方,说来也晦气,我看这妮子长相不错,还想捧她为花魁的。”

        “但是谁知道在我这儿呆了个把月就走了,而且走就走吧,还不打声招呼。”

        老鸨怨声载道,嘟嘟囔囔的。

        “她在此地可有朋友,是否聊过自己接下来会去哪里?”陆九章问道。

        “烟花之地,哪有什么朋友?看她姿色不错,不少人都欺负她,想要踩在她头上,还是我心善,时不时的帮她一把。”

        老鸨说道,“您二位和暮云姑娘什么关系啊?我培养她这么久,也花了不少银子,要是您二位是她朋友的话,把培养的钱还我呗!这样我也不至于亏本,我们赚的这是辛苦钱,比不得你们这些大人物。”

        “你的话有点多了!”赵主事瞪了老鸨一眼,“我们问,你答,要是话再多说一句,你活不过明天早上,我说到做到!”

        赵主事凌厉的威胁声下,老鸨立马哑声了。

        “暮云姑娘走后,这间房有人住吗?亦或者,打扫的时候可曾捡到什么东西?”陆九章问道。

        “房子没人住,不过明晚要来一位新姑娘,可能会住进来。至于下人们打扫有没有捡到什么东西,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人家要是捡到了不和我说,我也没办法。”

        老鸨摊了摊手,无奈道。

        一点线索都没有!

        陆九章看向了角落处,那里摆放着一排酒瓶。

        “这酒瓶是房间本来留下来的,还是暮云姑娘留下的?”陆九章问道。

        “是那暮云姑娘留下的,她极爱喝桂花酿。”老鸨忙说道。

        “知道这酒在什么地方买的吗?”陆九章问道。

        安西府城里卖花酒的店家不在少数,不问清楚漫无目的寻找的话,可谓是难比登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