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南明之我是弘光帝
字:
关灯 护眼

1018.更倒霉的柏永馥

        而在这哨举着盾牌的士兵的背后,则是掩护他们的弓箭手和火铳手,只是,寨子里的火铳药力强劲,所以,郝部拿着的盾牌也没什么大用,一样在试图破坏拒马的时候,被寨子的守卫者打得了好几个。

        不过,郝部眼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吸引守军的注意,这不,在正面进攻的同时,不信邪的郝龙派出的另外一哨将士正沿着秃山中段向上攀爬到比延伸过来的围墙略高的位置,然后就见这些郝部将士小心翼翼的向已经在他们脚下的围墙移动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座紧邻秃山的箭塔发现了郝部的攀爬动作,随即,一声凄厉的哨音响彻云霄,紧接着,山顶上就砸下了几颗大石头。

        10多斤的石头从几十米的高处落下,其声势是骇人的,所以尽管两块石头因为下坠时的磕绊导致角度变化,未能砸实摸上山坡的郝部士卒,但仅仅其砸中半山腰土坡时带起的碎片和土块就唬得7~8个郝部士兵失足从超过60°的半坡上摔了下来。

        但高空坠物不过是开始,这不,箭塔也开始对外射击了。

        与南边守军射出的铅弹不同,这座箭塔里射出的是弓箭和弩箭,其中弓箭射速很快,一瞬间就射出了6~7箭,而弩箭的劲力很足,中者不说当场立毙,也会立刻失去了战斗力;更让郝千总想不到的是,山顶上还在不断向下丢掷石块,扰得这些敢死队员们心慌意乱的。

        眼见得伤亡人数在不断累积,而自家的部下却没办法顶着对方的射杀翻越围墙----其实连前进一步都很困难----郝千总就只能乖乖的鸣金收兵了,但即便如此,郝部也付出了阵亡7人、重伤3人的代价,至于扭伤脚的、擦破皮的、脑袋磕着的更是多达20余人。

        得到了路千总和郝千总的报告后,并不为异的柏总兵只是让他们两部继续在西面摇旗呐喊、吸引守军的注意力,自身则不为所动的等待着各部取土的结果。

        大半个时辰后,没跑多远的柏部士兵们,人人都取回来了两袋土。

        见部下都把土给取回来了,柏永馥便假惺惺的对部下们说道:“可惜周围没有人家,否则本将绝不会驱使尔等冒险覆土的,因此若有伤亡,本将必替尔等赡养父母抚育妻子,并寨子里所有人的性命为尔等陪葬。”

        说完之后,柏某人手一挥,于是2000多官兵便分成几队,缓缓逼近了南面的水渠。

        “开始吧!”

        柏总兵一声令下,几百名士兵背着土袋开始夺命狂奔起来,当然2000多兵并不是所有人都要参与填满濠渠的赌博的,这不,所有的远程兵都尽可能的为同伴提供着火力输出,而且填壕官兵的选位也非常精准,全部选在了守军箭塔设置较宽的地带,籍此己方减少可能受到的打击。

        在柏部火力的干扰下,守军的确没能抓住机会大量的杀伤柏部将士,因此,柏部只付出了30多人阵亡、20多人轻重伤的代价,就用泥土和部分阵亡将士的尸体填出了几条直通围墙边的通道。

        然而,从退回来的明军口中得知围墙根部用某种粘合剂(水泥)处理过、以至于围墙跟堤坝外沿齐平、不方便明军到时候展开的柏永馥并不满意现在仅填出几条三人并行通道的结果。

        便又指示一些明军扛着剩余的土包冲到了围墙边,然后尽可能扩宽进攻通道并沿着围墙外缘,填出更多的落脚点来。

        结果在这一过程中,明军又丢掉了20多名士兵的性命,并收获了小20名轻重伤员。

        得知敢死队员们已经用人命填出若干合适冲锋部队停留的落脚点后,柏总兵终于开恩,让所部退回来喘口气了。

        只是喘气的同时,拿去了刚刚填土时放下的武器的明军都知道,接下来还有苦战等着自己呢。

        对于即将死去的人,柏永馥做的还不错,所以在部属休整重编的时候,已经让辅兵抓了几条鱼的柏总兵,带着烧好了的鱼汤慰问了手下的勇士们----当然,鱼汤里肯定是没有鱼的,但鱼汤的滋味还是不错的,至少加了盐和一点葱姜,可以让士兵们得个水饱、骗骗肚子。

        鱼汤喝完后,正式的战斗终于打响了。

        柏部以哨为单位,在后方远程兵的支援下,开始沿着之前开辟出来的越渠通道,脚步飞快的直冲箭塔射击死角的围墙边。

        由于守军装备的火铳、弓箭、弩箭的有效射程都不到150米,所以当举着长牌、圆牌或者什么都没有的柏部明军一窝蜂的展开冲锋后,守军还真的有些抓瞎,所以,当一堆明军冲到围墙边时,半路倒下的也就20来个而已。

        明军冲到了围墙边后,迅速沿着刚刚填出来的落脚点向两边延伸起来,然而这些落脚点再长也是有限的,所以,部分没有抢到安全位置的明军只能高举盾牌尽可能的掩护自身,但仍有人被守军用火铳打倒在地了。

        按照事先的计划,此时明军就应该快速的翻越围墙,冲入围墙之后了,但谁都知道,先登是最容易丧命的,所以一众明军宁可挤在围墙边干熬着,也不肯相互帮助以最快的速度翻越围墙。

        见到此情此景,气急败坏的柏永馥便命令道:“弓箭兵,给我射这些王*八蛋!”

        自己人射来的箭矢让那些冲到围墙下的明军终于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

        于是,经过短暂的商量,几处明军心有灵犀的都采取了先登者手持双盾护身,其他人协助抬举先登者上墙的办法来跨越围墙。

        可在围墙与箭塔仅相隔5~6米的距离上,两块盾牌叠在一起也是抵御不了铳弹的冲击力的,所以,某些刚刚冲上墙头的明军要么直接被火铳打死了,要么就被铳弹从墙头掀飞、掉落在水渠中,然后因为内脏受了冲击而导致的身体不协调,吃了一肚皮的脏水(这个寨子的水循环系统是专门设计过的,清水由北水渠引入的,污水是由南水渠排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