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源教典
字:
关灯 护眼
雨辰文学 > 源教典 > 暗面

暗面

        萨尔斯把手中之物放在圆桌上,雾气的流动停止一瞬,不久,雾气中缓缓走来其他身影。男性中有一位穿着很考究,带着眼镜,还有一位带着兜帽,即使雾气遮住了容貌也不愿意把身体从斗篷中露出半分。女性中有一位身着繁复的长裙,还有一位穿着麻衣。

        “谁发起的紧急召集。”戴眼镜的男性说,听声音是个成年人。

        萨尔斯举起手。

        “一号先生竟然主动召集,实在令人惊讶。”穿着麻衣的女性笑道。

        “二号小姐,我只是平常没有必要召集,毕竟三号给我的职位并没有太多工作。”萨尔斯笑着抱怨“我有三个月没接到任何工作了。”

        “现在不应该闲聊,一号首次召集,我们需要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三号擦了擦眼镜,看向萨尔斯,“开始报告吧,我只有二十分钟的会议时间。”

        萨尔斯眼皮一跳,轻笑一声,“好吧,陛下,我发展了一位信徒,但他太急了,所以……”

        他垂下眼眸,“他用伪神的通神术为基础,试图联系吾神,最后导致自杀,引来了监察官,更麻烦的是,校骑士团也要参与,虽然一群学生的调查能力有限,但我身为团内成员会受到一定限制。”

        “所以说,你首次发展信徒都搞砸了?”穿繁复衣裙的女人似乎在嚼着什么,单手托着头撑在圆桌上,“真是丢脸,你可以一头撞死了。我第一次遇到主动传教还让信徒死亡的情况!天天训练,脑袋退化了?要不你还是靠收奴隶过日子吧?”

        三号没有理会女人,他看着一号问:“你的解决方案呢?”

        “我预料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况,特地让那位新信徒每晚将黑色绳索从阳台上垂下。我每晚都会去讲学,事件当日,我由于一些琐事延误了讲学的时间,等赶到时,信徒已经由于仪式错误而自杀身亡。”

        “我调包了凶器,用手工课的小锯割下他的头,并用便桶对现场做了伪装。但是那些画在房间里的仪式图案无法掩盖,被怀疑信仰邪教已经是板上钉钉,于是我在日记中夹杂纸条,对符文进行修改,意图把嫌疑引到普通邪教组织上。”

        三号点头,“我不知道现场具体状况,但这么做确实是还算是不错的处理。”

        二号叹着气,“可惜浪费一位贵族信徒……嗯,克罗斯狄亚学院应当都是贵族。那位信徒……”

        “约翰·唐克。”萨尔斯接道。

        “嗯,唐克先生,他是什么爵位?”

        “他父亲是一位子爵。”

        “子爵!”二号惊叫道,所有人都看向萨尔斯。

        “啊,父亲是一位子爵,那是多少钱呐。”穿繁复裙摆的女子恍惚道,“我已经好久没买新裙子了,他能减轻我多少压力啊……”

        “喂!对神像发情的死变态!”她指着萨尔斯,“我过几天就去找你!你给我等着,不赔我的损失我就……我就缠着你不放!你就等着每天给我撑伞吧!”

        萨尔斯下巴微微上扬,“五号小姐,您应当忙于相亲才是,除非我去找您,不然您在新年之前都不可能见到我。”

        五号僵住,单手托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二号看他们没有继续吵下去,对五号小声说道:“五号小姐,我这里有新的报销单……您瞧……”

        “报销!”五号一哆嗦,差点跳起来,“我看出来了!你们就是要对我的零花钱赶尽杀绝!”

        她恶狠狠瞪着二号“多少!”

        “六……六千伦。”二号不自觉往后靠。

        “三天,会送到老地方。”五号趴在桌子上,“你倒是给我点动力啊,每天这花钱,那花钱,信徒总数就那样,为啥不能多来几个贵族给我多交些会费呢?你说咱现在的信徒状况怎么样?”

        二号摸着额头,“奴隶五十四人,平民四十七人,贵族……两人。集费收入每月一千二百二十三点五伦……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下。”

        “贵族每人一个月六百伦?”

        “是的……”

        五号幽怨的看向坐姿规整的萨尔斯,萨尔斯一看就知道她在心里说:“你看!一个人值这么多钱!”

        萨尔斯无视她,接着说:“我很担心这次事件会使我们暴露,这次我的失误太大,克罗克罗是雷迪亚的首都,这里的监察官不像别地,我担心布置太过简陋,瞒不了多久。”

        话刚说完,他又看向五号,五号不耐烦的瞪了回去,“好!我都知道!情报是吧?我收集!干完这次工作我要请求辞职!这活没法干下去!”

        萨尔斯得到确定后不再理会,这话他听了不知多少遍。

        二号左右顾盼,见没有其他人发言,便说道:“我这里有条消息,这条信息本应留到下次日常会议说的,但这件事可能会影响一号”

        二号看着萨尔斯,“克罗斯狄亚教会著名异教审判官“弩”与“牙”将要返回雷迪亚,他们本来追踪的是另一邪教的教徒,却意外发现我们教会的集会场地,二十二位信徒死亡,这个数目不小……”

        二号停住,捂住嘴,低下头接着说:“虽然信徒层次不高,可我们的部分符文与仪式步骤被二人所知。一号的那起案件中,现场留下的残缺符文很有可能被记录,而且关于邪教的案子有必定交给审判所负责……之后如果被归国的二人认出,进而发现我们教会的活动范围不只我国这边,雷迪亚也有的话……”

        “到时候雷迪亚首都克罗克罗会针对我们戒备,甚至通过那二人所知的符文发明出反制手段,毕竟那些伪神对吾神是那么仇视……”

        萨尔斯知道她的意思,克罗斯狄亚是光之神,与二号的国家普遍信仰的地之神关系并不算融洽,忠诚的异教审判官不会把信息无偿送给敌对教会,但如果自己国家出现了相同的邪教,性质就变了。

        鉴于他所信仰的伟大者的特殊性质,教会间可能会为了对付他们而开始合作。

        五号一拍桌,“他们俩要在我的地盘胡闹?好啊!叫他们过来,我保证让他们活不到首都!”

        三号轻扣圆桌,“安静!”

        五号立刻闭嘴。

        “克罗克罗信徒有多少人。”三号看向二号。

        “平民八人,奴隶十一人,还有一位贵族。”二号毫不犹豫的回答。

        “不能再有更多损失,不然我们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差……”三号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四号,你听到了吧,到你干活的时候了。”

        四号抬起头,点头,又垂下。

        三号又看向萨尔斯“一号也要参与,你是我们中最擅长正面作战的。在这方面,我们只能指望你们二位。”

        “好,我差不多到了时间……”

        “喂!”五号不满道,“这么大的活动诶!著名异教审判官诶!名人!我们建教五年来第一次有这么大的行动吧!我也在克罗克罗,怎么能不带我一个!”

        萨尔斯淡淡的说:“你要相亲。”

        五号瘫在座椅上,“行吧,我又只能提供情报,我也想和别人好好打一场啊,看我打得那些害我独自掏那么多钱的家伙满地找牙!”

        “手痒的话,我回头陪你。”萨尔斯嗤笑道。

        五号扭过头,一声不吭。

        过了片刻,三号站起来,环视一周,“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没有人继续说话。

        他点头,看了眼怀表,举起一只手宣布道:“会议结束,解散!”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清晨,太阳还没完全升起,萨尔斯坐起来,拍拍脑袋,花了十分钟完成洗漱穿衣,召集校骑士团团员准备巡逻。

        我应该去图书馆找寻目标资料。他想。

        萨尔斯是在放学之后去图书馆的,同一时间,莱恩·哈多克蹲在校舍后,仰头看去,确定是在案发现场的正下方。

        他低下头,手指轻轻按在土壤上,反复几次,脸上越来越严肃。

        “哦,看看我找到了什么?一名偷懒的学生。”一个陌生声音响起,莱恩抬起脸,三名穿着黑色制服的***在不远处,领头人是较胖的体型,萨尔斯如果在这里,会认出这就是昨日前来调查的小监察长。

        “您可能不了解作息,监察官先生,现在已经放学,并且我还请了假。”莱恩站起来,标准的行了贵族礼,三位监察官也很自然的还礼。

        “你似乎在调查什么,是昨日的案子?那是我们的工作,不需要学生的过多关心,我可以请你离开吗?”小监察长摆摆手,身后的两位监察官就要上前。

        莱恩带着得体的微笑,拿出金色勋章,小监察官拉住下属的衣领,问道:“莱恩·哈多克先生?”

        “是我。”

        “哦,那随便你好了,有什么发现?如果您要进现场的活可以和我通报。”小监察长走到莱恩面前,和他一起看着土地。

        莱恩点头道:“感谢您的好意,不过我没有检测手段,现场还是交给专业人好。”

        接着他指着地面问:“你瞧这是不是不对劲。”

        小监察官用手指一比,就知道他在说什么了“这一片凹下去,似乎连成了直线。”

        “不过令我更不可思议的是,这片地是如此平整,哦,这一块除外,不过肉眼很难看出来。”

        莱恩点头,解释道:“学校决定在这里种上一些花,前天下午派人修整了此处,连土都被铲的很平,并严厉禁止学生走到这边,毕竟负责人是强迫症……”

        莱恩一顿,继续说:“我也是拿到申请才能进来的,这么短时间里,也没有下雨,这里却出现如此整齐的凹陷,总觉得很奇怪。”

        小监察官摸着下巴“你也怀疑凶手是从阳台上跳下来的?”

        莱恩点头,说:“这片土地前天变得十分松软,如果凶手是学生,踩在上面肯定会留下一些脚印,这些凹陷应该是用了木板,或别的什么,来防止脚印留下,似乎还用周边泥土填充凹陷,不过在黑夜,人几乎不可能把凹下去的地面整理得跟周围完全一样平,除非翻开整块地。”

        小监查官站起来,接着说:“在自己身体上绑上多圈绳索,另一端绑上重物,就能跳下来,对于骑士教室的学生来说,这样做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影响。”

        “您都知道啊。”莱恩也站起来。

        小监察官拍拍衣物“我们就是在阳台的栏杆上发现绳索痕迹才下来检查的。”

        “能平衡一个人体重的重物肯定会在这留下大片痕迹,不过我没有看到,很可能‘重物’不是实体。如果重物猜想不成立,且只是缓慢下落的话,重力、力、风之类的魔法都能办得到,既然用到绳索,重力与风可能性就能降低,可擅长力魔法的人不少,而且是在全校范围内……”

        他咂咂嘴,“啧,看来又得过一段苦日子。”

        “需要我帮忙吗?”莱恩依旧礼貌地微笑着,“校骑士团有全校学生的基本资料,并分别做了不同的分类。”

        “啊,不愧是哈多克家的优秀人才,实在周到,这下可以省下不少麻烦。”小监察官伸出手,莱恩握住他的前半段手指,在太阳完全落下之前,莱恩走在前面,带着监察官们走向校骑士团的办公处。

        “对了,您为什么要来插手这件事,校骑士团并没有协助监察官的职责。”小监察官跟在莱恩半步后,似乎是不经意地问。

        莱恩停住脚步,良久才继续向前,嘴上慢慢说道:“我父亲从小就告诉我英勇、信仰与责任,这也是哈多克家所有成员都要遵守的准则,无论身为家族中人还是身为侍奉主的未来骑士,我都不会对伤害他人的恶魔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