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源教典
字:
关灯 护眼
雨辰文学 > 源教典 > 一起凶案

一起凶案

        对于封闭学校来说,一些微不足道的变故就能引起不少关注,更别说是这样一件大事!

        校舍外围着一层一层的人,几名学生凑一起小声说话,突然感觉高大的阴影遮蔽了阳光,抬头就看见德莱文教授严肃的脸。

        “你们干什么!”这位学识渊博的老人捏着镜框,“午休时间快过了!你们却在这看热闹,难道不知道现在几点嘛?”

        几名学生脸色一白,站的笔直,单手放在胸前行了贵族礼,拔腿落荒而逃。其他学生也注意到这边,互相推搡着,不久便全散开了。

        德莱文走上前,对着守在校舍前的身着白色制服的学生说:“我是来帮助处理这件事的,监察官还有十分钟到达,我需要和校骑士团首席交流。”

        德莱文教授从上衣口袋掏出证明,举在学生面前,学生没有说话,只是恭敬的行礼,让开通道。德莱文一路爬上四楼,与门口其他校骑士团员问候过后,进入案发现场。

        铺面而来的不是血腥味,而是浓重的骚气与恶臭,德莱文后退一步,把唾液与酸水勉强咽下去,盯着屋内的惨状:

        本应该整洁的单人卧房四处都是难以描述的排泄物,它们被糊在任何可见的物品上,夹杂着一些红褐色的痕迹。

        从没有被完全遮盖的地方,还能看见一些油墨线条,像是用手指蘸取画的。

        受害者——一位入学不久的新生单膝跪在房间中央,身体后仰,没有跪着的那条腿笔直的伸向前,双手则放在胯部,捧着一颗颠倒且微笑的人头。

        他的眼睛睁得很大,死死盯着德莱文。

        “德莱文教授?”德莱文这时才发现房间里还站着其他人,那是一名英俊的黑发年轻人,穿着与门口学生一样的制服,胸前别着一枚银色勋章。

        他的脸平静到异常,像坐在教室里一样自然,手上带着手套,捧着一本书,鞋也被粗布包起来。

        “你是首席?”

        “不。”年轻人指着胸前的银章,把书放回书架上,“我是次席。”

        “你是萨尔斯·凡奇?”

        “是的,首席去提交报告了,学校上层需要时间商量对策,让骑士团暂时封锁现场。”

        德莱文教授不想啰嗦,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水晶与黑曜石拼接成的奇怪物件,“我现在就开始?”

        萨尔斯行了礼,“有劳。”

        德莱文把物件放在地上,抱怨着:“浪费我的研究时间,给的奖金还不够我吃一顿不错的午饭,总有一天我要向学会反应这事!”他反复念叨,又拿出笔与羊皮纸,刚刚放下的物件闪出点点光辉。

        德莱文教授视线在纸与物件之间跳动,每次移动目光,都会在纸上画上一笔。

        萨尔斯决定去门口看看首席什么时候回来,刚下楼,就看见门口站着四五名中年人,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

        他们似乎对守在门口的人展示了什么文书,那名学生立刻让道,并行了贵族礼。

        这制服……监察官?

        萨尔斯挑起眉,迎上前去,行了贵族礼,道:“各位监察官中午好,我是校骑士团次席,请允许我为各位带路。”

        监察官较胖的那位眯起眼,还了礼,道:“我是克罗克罗监察部的小监察长,来找首席莱恩·哈多克先生。”

        “首席正在开会,请二位与我先上楼。”

        胖监察官打了个哈欠,眼角有些红,用鼻子重重哼一口气,说道:“我接受的指示是向哈多克先生了解工作,而不是什么次席。”

        他又对一旁的瘦监察官说:“我还没吃午饭,你去给我买过来,快一点!”

        萨尔斯笑了,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微笑,胖监察官打了个哆嗦,他听到萨尔斯说:“您不需要太客气,我不只有校骑士团的职位,我还有萨尔斯·凡奇这个名字,您叫我萨尔斯就好。”

        胖监察官撑起眼皮,拉松领带,“你的礼貌令我印象深刻。”

        接着,他转过身,对瘦监察官说道:“记得我的午饭去帕里斯餐厅买,那一家的饭菜才合我口味,别的我都吃不下……这该死的热天!”

        “可是帕里斯餐厅离这里有四条街!”瘦监察官回复,用拿着笔记与笔的手挠挠头。

        “啊,你说得对,等你送过来饭菜都得凉……那好吧,我们尽量早点结束工作,然后才能安心吃一顿……”胖监察官顿了顿,对萨尔斯微微欠身,“请带路吧,凡奇先生。”

        萨尔斯收起笑容,转身上楼,“请跟我来。”

        ……

        德莱文教授将画好的图画一遍遍翻看,每看一张就扶一次眼镜。一只手突然拍中他的肩膀,他浑身一哆嗦,皱眉看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边的萨尔斯:“凡奇先生,如果您再这么做,我会扣你学分!”

        “很抱歉,教授,您太入迷了。”萨尔斯说,“而且我需要提醒您:我没有选修灵魂学的课程。”

        他又向监察官们介绍道:“这是德莱文教授,学院正式承认灵魂学后请来的教师。”

        德莱文冷哼一声,看见一旁的监察官,体面的向他们行礼、问候,然后把手上的纸张递过去,“我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胖检察官接过,一张张翻看,同样眉头紧锁,这些画像大多是杂乱无章的线条,连小孩涂鸦都不如。

        “你确定这是专业的?”胖检察官怀疑道。

        “如果你觉得我国最高等学府会出现骗子的话。”德莱文双手抱胸。

        “那……受害者是疯子?”有监察官摸着下巴猜测。

        “哪怕是疯子的灵魂画像也不会是这样的讯息。扭曲的人、会飞的象,不同生物组合的奇美拉,这些才是根据精神异常者速写出来的,可是这种线条我是从未见过,我也没听说过哪位同僚见过……最正常的是这一张,我觉得也是唯一有用的一张。”德莱文教授指了指最底下那张纸,监察官翻到那一页,上面是些淡淡的笔迹与无数大大小小的黑点。

        “这是什么?”监察官捏着纸。

        “星空?”萨尔斯凑上前来,胖检察官给他让出位置,“这些淡淡的是星云,点是星辰。”

        胖监察官对着画像左看右看,点头赞同。

        萨尔斯又将在现场的发现告诉胖监察官,监察官带上手套,对上报的证据做了确认和记录,只用了半个小时,最基本的搜证已经完毕。

        德莱文教授已经回去备课,萨尔斯一直等在门口,一动不动。

        监察官从里面出来,对他说道:“麻烦您了,初步调查就到这里,我们会把这些报告给上头,明天我们会申请使用特殊手段进行更详细的调查。”

        “您会一五一十的和上面说?”萨尔斯问。

        胖检察官笑起来,捏着胡须道:“这是我的工作。”

        他没有继续停留的想法,招呼其他队员,准备回监察部,萨尔斯拦住他,道:“您不需要这么急,是这样的,校长想请您喝杯茶,我们校长对英勇的监察官一直十分尊敬。”

        胖监察官打了手势,其他监察官的动作都停下,他笑起来,“我当然不可能不在乎校长的面子,麻烦您带路了,希望我们会度过不错的时光……”

        萨尔斯将监察官领到校长办公室前,行礼,确认对方已经走入房内后才转身离去。

        迎面走来校骑士团的成员,对他说了什么,他难得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微微颔首,表示自己明白了。

        当夜,萨尔斯回到房间。

        萨尔斯的宿舍简朴到不行,所有去过的人都会表示:“那简直是间空房子。”床、衣柜、便盆、书桌和两把椅子构成了房间的一切,甚至连书都没几本。本应存在的华丽装饰被当做无用之物撤走,背地里,同学都称他是学校里的苦行僧。

        萨尔斯坐在书桌边,调亮魔石灯的亮度,笔记上是对今日案件的线索整理,一种又一种可能性连成一条又一条线,其中几条已经被墨水画上斜杠。

        书上如此写道:

        死者为一级新生约翰·唐克,死亡原因确定是被割断头颅,断面不整齐,推测是多次切割后才切下。

        凶器目前猜测为尸体旁的小锯,死亡姿势怪异,现场由于污染严重,难以还原脚印等痕迹。

        通灵术失效,死亡过久,无法召回灵魂。

        追踪魔法失效,受到不明干扰。

        灵魂速写失效,图画无意义。

        尸体在今早被发现,由于良好的隔音效果,周围并没有学生听见异常声响,根据宿舍门口的记录水晶与舍管证言,无可疑人员从入口处进入。

        防空法阵无任何异常。

        当日巡逻骑士团团员并未见到有人走出校舍。

        日记本,重要……

        萨尔斯列举完毕所有已知事项,眉毛微蹙,放下笔,又提起,飞速修改了什么。

        门就在此时打开。

        “我说过,莱恩。”萨尔斯没有停下笔,“我希望你能敲门。”

        进来的金发男人穿着白色制服,佩戴金色勋章,一头金发,如果不是肃穆的表情,绝对是位十足的美男子。

        “圣守则……”

        “圣守则……”萨尔斯接了话,“进门应敲门,但对于不理会敲门的友人,可推门进入。”

        莱恩·哈多克拉出一把木椅坐下,腰同样笔直,双腿并拢,手握拳放在膝盖处。

        “我如果敲门,那么根据礼仪,我需要你同意才能进来。”他看着萨尔斯的眼睛,“你会说‘请进’吗?”

        “不会,我只想把你丢出去。”萨尔斯把完成的记录传给莱恩,“会议如何?”

        莱恩接过来,对萨尔斯说道“书记官和校长讨论了很久,该不该把这件事交给记者。”

        “不会。”萨尔斯直接说出结果。

        “是的。”莱恩回完这句话,低头阅读现场记录,这只是靠萨尔斯短暂地现场调查的回忆,与详细的监察官记录相差甚远。

        “你不用查这些,监察官不是米虫。”萨尔斯在他看完之后说道。

        “这是校骑士团的责任。”

        “我们不管杀人。”

        “只要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就应该为他负责,圣守则……”

        莱恩用手势打断他,“那你也不应该拉上我,我的神术课还需要补考,没功夫陪你玩侦探游戏。”

        莱恩笑着摇头,“之前神术课的辅导还欠着我的人情,现在还了不好?”

        “我宁愿让你打一顿。”萨尔斯右肩微耸,话锋一转道,“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你刚说你没功夫……其他不好说,目前看来,现场很可能有第三人。”

        是的,除了几乎见不到的使徒,没有人类能在完整切下脑袋后还活着,更别说捧在手里了。

        “当晚记录水晶没有记录可疑人物,防空的法阵也一直正常,巡逻更是没有停止,这意味着……校骑士团中很可能有人是凶手,当然,我不会希望同学且是下属的人中出现杀人犯。”莱恩握拳,眼眸半闭,后背微微考上椅背,又直了回来。

        既然没有任何人出入,那么肯定是校内本就有的人有问题,不间断巡逻没有找到犯人,说明巡逻者大概率有问题。

        萨尔斯点头,这是初步且明显的推论,目前对于这些推论,他没有任何异议,所以如今重点在于,当天巡逻的校骑士团成员中,谁最有可能犯下这起案件。

        一级宿舍的巡逻骑士当然是一级新生,每一时间段的巡逻者都不同,人人都能经过死者的房间。

        根据现场的毁坏程度,对手极其谨慎,轻举妄动绝对会打草惊蛇。

        莱恩眼中微光闪动。

        钟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看样子你该睡觉了。”萨尔斯抬起头,“圣骑士守则,十时是光最为衰弱之时,无光的世界不值得留恋,骑士应安眠,迎接第二日的光,保持精神与活力。”

        “我会在明日动用一些关系找到当日巡逻者的基本资料。”莱恩看一眼表,他确实该走了。

        “带给我一份。”萨尔斯叫住他。

        莱恩回头微笑道:“你还说不想花功夫?”

        “只是无聊。”萨尔斯合上笔记,说道。

        莱恩又在原地站了片刻,说:“无论如何,感谢你帮忙。”

        萨尔斯表情不变,“如果要表达谢意,你应该现在就从我的房间里离开。”

        “对了首次试炼的事……”莱恩拉开门,突然记起什么,回头问道。

        “办好了。”萨尔斯回答。

        “你的效率真的很快,最近事情太多了,有些时候我真希望校方能改革校骑士团制度,至少多成立一些能分工合作的团体,别任何学生相关的事都要我们干,连凶案现场都要我们维护……”莱恩摇摇头,关上门。

        目送莱恩远去,萨尔斯闭上眼,在座椅上静坐片刻,随着钟声再次敲响,魔石灯失去光芒,他才从黑暗中睁开眼。

        他抬头看向窗外,云遮住了月亮,万千星辰却依旧闪耀。他的手指叩着桌子,许久才起身褪去外衣,躺在床上,慢慢合上眼。

        ……

        萨尔斯从迷雾中睁开眼。

        周围什么也没有,只有雾,无边无际的雾。

        他捧着一本书……宝石、蜡烛、石板或者别的什么东,没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他一步一步往前走,雾中似乎传来“噶啦噶啦”的响声,说不清是偷笑还是哭声。

        这些声音让萨尔斯有些头疼,但他没有停下脚步,不知走了多久,几秒、几天或几年,他看见了远方薄如蝉翼且悬在空中的圆桌,六把座椅围绕着。

        他停住,坐在其中一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