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文学

首页 源教典
字:
关灯 护眼
雨辰文学 > 源教典 > 碰撞

碰撞

        古屋每晚都会有许多客人,“牙”是今晚的一员,马车停下,他把邀请函递给守门的卫兵,卫兵旁的法师用手指在邀请函上一抹,象征聚会主办家族的家徽出现在纸上。法师朝“牙”点头,将邀请函递回去,马车重新拉上帘幕,“牙”撑着头,打了个哈欠,心中估算着今晚的聚会要花多长时间。

        忽然,他坐直身体,小心掀开窗帘:“情况不对,有人盯上我了。”

        他相信这份预感,这份预感是向神祈祷得来的加护,救过他很多次。

        与以往的预感不同,这次预感出现的时间太过短暂,他甚至怀疑是错觉。如果不是,那么说明对方有干扰赐福的手段……可什么样的手段能干预来自神的伟力?

        “牙”目光闪烁,从马车坐垫下抽出两把短刀,绑在腰间,用上衣挡住。

        他想起宅邸的布局与参加的人数,不禁摇头,无论怎么说,这里实在不方便出现冲突。

        大门口,卫兵放行完最后一辆马车,拍拍法师的肩说:“要不要一会去喝酒。”

        法师摇头,道:“你知道今晚那群大人要闹多久?而且你的品味差得离谱!选的酒馆一个比一个差!”

        卫兵想要反驳,又莫名闭上嘴,有些茫然地回头看,问:“刚刚是不是有人过去了?”

        “你说什么?难不成你来工作前还喝过酒?灯亮着呢!上一位大人早在几分钟前就过去了!”法师没好气的说。

        “不是,我是说刚刚……诶?刚刚这里没人过去啊!”卫兵敲敲脑袋,“我怎么会这样想呢?实在是太奇怪了。”

        ……

        刺目的光芒贯穿夜空,金发的***在房屋上,用戴着金色弓弩的手打了个响指。那把弓弩纯粹由光芒构成,上面刻满咒文,两张面无表情的脸镶嵌在弓弩两侧。

        灰色骑士从光芒中跃起,身上的铠甲已经有些破烂,那柄剑也已满是豁口,他用尽全力将剑劈下,“弩”后退一步,这一剑就劈了个空,灰骑士没有停,剑身上挑,这招也被轻松躲过。

        “弩”脚尖点地,回身一脚将灰骑士踹出十米远,然后弯腰看着他,双手交叠在身后。

        “弩”有些讶异,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正面接下他一击,动作却依旧利落的邪教徒。

        “你是诺德斯特朗来的?不,你们应该在这里也有集会点,那个男人画的法阵我可是很熟啊!”他笑嘻嘻的搭话,眼神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对手,见他的铠甲在慢慢修复时,他眉头一跳。

        魔法道具?一整套铠甲?真是大手笔!都打压这么厉害了,还有邪教这么敛财吗?

        灰骑士回应他的是一记劈砍,“弩”将剑拨到一边,另一只手抓住灰骑士的肩膀,腰部发力,灰骑士却纹丝不动,反抓住“弩”的手腕,抡圆了摔向地面,这一下很结实,沙石飞溅。

        灰骑士再次发力,拖着“弩”旋转一周,将他甩向前方,再次双手握剑,调整好架势冲上前去,脚不沾地的“弩”避无可避!

        “弩”并未慌张,他抬起戴着光弩的手臂,对地面射击,耀眼的光芒混杂着被掀起的石块扑向灰骑士,使他不得不停下身形,待眼睛勉强适应光亮,几颗光弹已经封住了所有退路,光芒带来的爆炸将附近的房舍全部卷入,“弩”轻盈地落在房檐,这种攻击他从未失手,数颗压缩光弹产生的能量足以推平一座小村庄。

        可是……他抬头看向夜空,满天星辰闪耀,没有乌云也没有月亮。

        刹那间,房檐上突然长出尖锐的岩石!如一朵合拢的花将他包裹,灰骑士从废墟中站起,剑指着刚刚形成的岩花苞,岩石震颤,停止,接着更激烈的震颤!密密麻麻的裂痕蔓延至岩花苞的每一处角落,无尽光辉从中泄出,剧烈的爆炸再次席卷土地,金发男人走出碎石,伸出小指抹去脸上的血痕,看着手中的铁针出神。

        刚刚可不只是石头而已,石块压紧的同时,数百铁针从石头表面“长”出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真是古怪,本来这片与原本的贫民窟一模一样的空间就够不可思议了,这些凭空生出来的物体简直可以说是奇迹!难道是创造魔法吗?可那种魔法必须有原料和长时间的施法时间才对。”没有更多时间思考,“弩”靠着后仰躲过一记直刺,反手射出光之弩箭,同样没有命中。

        “弩”看着面前的人,露出微笑。

        看来得重新评估这家伙的威胁性了。

        灰骑士抬起手,一根又一根铁刺凭空出现在空中,在重力下飞速下落。

        “弩”射出箭,这根纯粹由光组成的箭在半空展开,弧形光辉击碎碰触到的一切。

        趁着抬手的功夫,灰骑士的剑已经逼近他的脖颈,“弩”用另一只手捏住剑刃,忽地一阵颤抖,后退两步,眼神一暗。

        “刚刚是电吗?雷魔法?还是神术?不,他创造的不只有实体吗?”他按住心中的讶异,全新全意投入搏杀中。

        无数道光划过夜空,无数山石拔地而起,碎石夹杂着光与热不断扩散,大地发出惨痛的哀鸣。

        “弩”的身上渐渐出现皮外伤,那些飞来的碎石中夹杂着些金属碎片,血让他渐渐兴奋——他很久没留过血了!

        他踩在飞散的石块上,举起光弩,身后突然出现气旋让他失去准头,欺身而上的剑刃令他不得不再次躲避,却看见灰骑士转过身,另一只手上凭空出现一把一模一样的剑,回身斩来。

        那把剑也是他创造的?之前出现的物质大多形态单一,这把剑却是有结构的,如此推论,那铠甲怕不也是他自己构成的。

        “弩”如此设想,一道阴影出现在他脚下,他心中生出不祥,一口铜钟从天而降,钟鸣的震荡声在空荡的平地回响!

        灰骑士可不会给喘息的机会,他丢掉那把已经有豁口的剑,从虚空中拿出一柄锤,雨点般敲在大钟上,剧烈的震荡甚至令“弩”无法引导玛那!他咬紧牙关,全力一拳击打在钟的内侧,铜钟被打出洞来,而从洞外迎接他的,是一柄结实的钢锤!

        这一锤狠狠砸中他的脸,“弩”整个人倒飞出去,他咬着一口碎牙,将腿脚插入地面,还没来得及稳住身体,又一锤打在他腹部。

        “弩”吐出大口鲜血,费力将金弩对准灰骑士,那骑士却不再上前,而是招来更浓重的雾气,身形消散在雾后。

        “弩”随手抹去嘴角的血,大声咏唱道:“神啊!请赐予我光!”

        空中出现了一颗小小太阳,它的光温暖又温柔,淡淡的金色使棉絮般厚沉的雾气如同薄纱般通透。

        “找到你了。”他说。

        他举起光弩,这是最后一次,不是对灰骑士,而是对天空。

        “弩”笑起来,口齿不清道:“我确实轻敌了!你的力量我闻所未闻,但你对我的实力看上去很了解,唉,公众人物就是这么麻烦!”

        灰骑士不可能听他把话说完,他攻上前,却撞上一片金色,“弩”收起微笑,取而代之的是肃穆,他仰起头,高声咏唱:“光之主!吾神克罗斯狄亚啊!请您展现您的伟力!请您抹除面前的罪人!”

        骑士加重了攻势,越来越浓郁的金色光芒将他排除在外,“弩”大口呼吸,咏唱声也越来越高昂,天空中勾勒出巨大的金色圣徽,象征着克罗斯狄亚的符号一层层环绕在金色圣徽旁。

        “噗呲”一声,咏唱停止,天空的光辉慢慢消亡,灰骑士也停下疯狂的进攻,静静看着他。

        “弩”僵硬地低下头,只见一根粗壮的铁刺刺破胸膛,不是从后贯穿而是从体内直接刺破表皮。

        什么时候?“弩”大脑飞速旋转,试图记忆每一处细节,肺部被刺破,他本能地大口呼吸,雾气在嘴与鼻中进进出出。

        他顿住了,难道是雾有问题?

        他死死盯着将要杀死他的人,灰骑士的铠甲已经破烂不堪,却还是在努力修复,如果仔细看,就能看见雾气在朝破损处渐渐汇聚。

        可这应该是普通的雾……在战斗开始前就确认过了啊!

        他不死心地用最后一次玛那探查……不,为什么现在又有了波长?之前明明什么也没感觉到!

        同一时间,藏在灰骑士内衣口袋里的石子裂开一道痕。

        更多的尖刺从体内向外长出,金发男人的最后一丝生命力被抹除,这位有名的异端审判官彻底倒下,死了。

        周围一切:房屋、地面都在坍塌,化为滚滚迷雾,围绕在灰骑士周围,也显现出这篇空间的本质:类似于宇宙的虚空,此时这片虚空也在破碎,灰骑士裹着迷雾从空中落地,地上是罗德的尸体。

        死亡使得仪式发生变质,祭品的加入使召唤术法变成空间术法,召唤只是幌子,那片空间才是仪式的最终目的。

        铠甲与武器化为雾气,露出萨尔斯苍白的脸,周围的雾归巢般涌入萨尔斯的身体,才让他的面色稍微好上一些。

        他蹲下看着罗德,抚上他的双目,从怀中掏出白手帕盖在他脸上。

        接着,他从“弩”的尸体拿走一本笔记,行了个骑士礼,跳上房子,取走布袋,从里面掏出贵族衣物换上,在房顶上跳跃,他没时间休息,还有另一件工作要做……